国内最好的以宫崎骏为主题的动漫类网站

《负空间》奥斯卡提名动画短片作者采访记录

时间:2018-05-09 15:58请记住本站:www.gong7jun.com 未知 作者:mumuci 点击:
在 第90届奥斯卡 最佳动画短片提名的五部作品中,一部精致的定格动画《 负空间 》(Negative Space)得到了观众热烈的呼声。这部作品以独特的风格和充满温情的叙事打动了许多人。虽然止步于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最后五强,但相信这部优秀的定格动画早已成为
  在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的五部作品中,一部精致的定格动画《负空间》(Negative Space)得到了观众热烈的呼声。这部作品以独特的风格和充满温情的叙事打动了许多人。虽然止步于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最后五强,但相信这部优秀的定格动画早已成为许多观众心目中的年度最佳。
  《负空间》讲述了了一个男孩通过向父亲学习行李打包而建立深厚的父子感情的故事,以别出心裁的主题和叙事方式触动了每一位观众的内心。那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观赏一下这个温暖的小故事。《负空间》改编自罗纳德·科尔奇(Ron Koertge)的同名散文诗,而片名“负空间”这个词的意义是:负空间就是物体之间的空间,负空间在摄影里通常是表现孤立的一种手法。在影片中的“负空间”则是说行李箱中的空余的空间。
 
  童年时,父亲教男孩如何整理堆叠物品,使行李箱充实紧凑,不浪费任何一点空间。而当男孩在父亲的葬礼上,看到偌大的棺材中父亲孤独的身躯,令他想到父亲教导他的话:“看看那些浪费的空间。”这一刻,“负空间”是父亲灵柩中剩余的空间,更是男孩与父亲之间天人永隔的空间。这部5分钟的定格动画,言简意赅,韵味悠长,在父亲的棺木前戛然而止。父与子一生的交际,寄托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中,让观众在涩中带甜的父子情感中感慨不已。
  《负空间》由独立动画工作室Tiny Inventions制作,工作室的两位创始人马克斯·波特(Max Porter,美国)以及茹·库瓦哈特(Ru Kuwahata,日本)擅长混合媒体创作,特别关注特效模拟和数字动画技术的结合,他们的作品常常结合了手工艺术、CG动画、手绘动画、定格动画和摄影特效等综合的表达形式。自2008年创立Tiny Inventions以来,马克斯和茹便活跃于电视广告、MV、公益广告以及独立电影,并且屡获殊荣,《负空间》更是在全球160个电影节上获得了包括第9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第45届动画安妮奖等在内的55项大奖。
 
  今天,小趴就为大家带来对马克斯和茹两位导演的独家专访,让大家走进《负空间》幕后的创作细节与故事。
 
1. 《负空间》故事的灵感来源于罗纳德·科尔奇的一首小诗,你们是怎么发现这首诗并改编它的呢?是否与你们的个人经历有关?
  我们的一位朋友在Facebook上发布了罗纳德·科尔奇的散文诗《负空间》,我们感到这首诗的文字是如此清晰闪亮,在社交媒体嘈杂的声音里如同一颗闪烁的小宝石。这首诗的字句拥有罕见的率直性,在感性与幽默间完美地平衡,诗的最后一句给故事划上了令人满意的句点,但同时又能让人有广阔的遐想空间,可谓余音绕梁。
 
  罗纳德的原文很短,大概只有150字,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有足够的创作空间,通过动画将我们的个人经历注入故事之中。我们两人都不希望改编的动画作品过于文字化,我们希望确保我们有足够的情感和理由,将诗歌转化为另一种表达形式。
 
  茹说:“我的父亲是一名航空公司飞行员,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他常常都在旅行。我的童年记忆中并没有去动物园或主题公园那样的经历,但父亲打包整洁的白衬衫的景象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两种尺寸的道具(因拍摄需求,许多道具被做成了多种尺寸)。我记得父亲在出行前总会准确地校准他的手表,还记得父亲钉在书房墙上的行李箱清单。我童年最生动的记忆总是与行李物件、材质以及例行日程相关。
 
2. 这部短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的呢?制作的周期是多久?
  作品从头到尾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完成,整个第一年都花费在了前期制作和申请法国的各项补助资金的工作上。我们与法国的制作公司Ikki Films和Manuel Cam Studio合作,组建了一支充满激情的艺术家团队。我们规划了为期九个月的制作时间表,包括三个月的场景搭建及道具制作,三个月拍摄以及三个月的后期制作。茹在制作小汽车内部的道具,马克思在为高速公路场景制作交通路标,葬礼场景出现的角色人偶。
 
3. 你们已经一起合作将近十年了,工作中具体是如何分工的呢?
  我们在一起工作了十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当初的分工方式渐渐地变得模糊。我们的创作过程就在各种各样的对话交流中推进,马克思提出一个想法,茹根据这个想法来绘制概念,然后马克思又进一步绘制图像序列。最后很难分清谁对什么工作负责。
 
  用泡沫乳胶浇铸的木偶四肢,在最初的写作和开发工作之后,茹则主导艺术设计,场景搭建及道具制作以及角色动画的工作,马克思则主要司职摄影、前期音效、节奏编辑、后期制作以及动画特效。Nadine与Max在摄影前检查灯光效果。
 
4. 这部短片是由定格动画制作而成的,那么制作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又是如何解决的?
  个性化是这部影片的重点,我们很担心在工作过程中难以保持与他人亲密无间的合作。为此我们加倍了前期制作的工作,例如准备了视觉参考材料,还为我们所有的导演决定编写了书面注释。但后来我们意识到,适宜的让渡并鼓励我们的团队成员将自己的想法和经验带到影片中,可以使影片变得更好。
 
  Nadine为葬礼场景设置灯光效果。影片的主要制作工作在CICLIC Animation和IKKI Inc开展,工作日内我们与团队成员住在一起。这样的氛围使得我们与同事们十分亲近,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一起讨论我们与加人的关系。影片中最大的场景之一,团队使用凝胶和电工胶来控制小灯泡的细节。
 
  茹说,实际上,影片制作中最大的难题是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我们需要在五个不同的地点工作(包括在美国的前期制作阶段)。定格动画电影的要求原本就十分苛刻,再加上转移时的打包、搬运等工作,让人十分抓狂。但当我们回头来看,能够在法国许多地方驻足,这样的的经历真是太好了。同时,我们所制作的影片正是和打包相关的主题,这样的经历再契合不过,这些经历让我们也成了专家级的打包师。马克思说,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们在角色设计上坚持大大的球状的脑袋以及细小的双脚这样的风格。这种角色设计的比例在定格动画电影中十分少见,因为这样的设计需要小木偶们对抗重力法则。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在每一个镜头中为每一个角色制作支撑装置。这为后期制作中带来了头痛的问题,我们必须删除掉重叠在一起的支撑装置和阴影。
 
5. 最难拍摄的是哪一个场景?
  所有场景感觉都很有难度,不过回想一下,水下的序列大概是难度最大的。它是拍摄的最后一组序列,而我们第二天就得离开工作室了。另外这组序列还是最大的一组,是全片镜头最长的序列之一,并且还有许多不同的元素翩翩起舞。
 
6. 为什么纹理在你们的作品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
  我们强烈地感受到,原文的语句体现出一种直截了当、清晰明确的人性化表达诉求。影片通过一种具象物质的过程,即打包行李箱,来展现父子关系,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强调衬衫的折痕、皮带的纹路以及塑料的皱纹。这样的手法在我们读到原文诗句的时候就已显现。
 
  在我们进一步调研,并追溯自己的童年的时候,我们发掘到很多乐趣。我们的记忆与材质及触觉的感知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回忆起了童年时羊毛衣在皮肤上的瘙痒感,以及80年代初父母沙发上的小装饰品。我们希望在影片中呈现这些可弯曲和起皱的真实材料,从而唤醒观众们的共鸣。
 
7. 我注意到在这部短片中有很多时间线的变化,比如追溯过去再回到现在,你们是如何规划这个结构并改写剧本的呢?
  在改编诗篇时,我们应当从影片的角度来分析叙事结构。我们尝试了几个版本的叙事结构,这个结构是我们第一个想出来的,也是我们最终保留的版本。为了在5分钟的影片中传达叙事,我们决定用不同的配色方案来区分过去与现在两个不同的时空。
 
  在影片的叙事中,现在的故事发生在冬季,冰雪覆盖,寂静无声,毫无生气的氛围恰如其分地表达出葬礼的悲伤感。相反,过去的故事发生在夏天,以橙色为基础色调,气氛是温暖而怀旧的。在转场过渡和动画部分采用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营造一种在现实与记忆中穿梭融合的感觉,以此来强化我们的情绪。(责任编辑:mumuci)
---喜 欢 请 点 击 分 享 给 更 多 朋 友--------->>>
  • 本文标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