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好的以宫崎骏为主题的动漫类网站

动漫《千与千寻》现实生活中有哪些涵义?

时间:2018-05-09 19:09请记住本站:www.gong7jun.com 未知 作者:mumuci 点击:
《千与千寻》这部电影在华丽魔幻的外壳之下包裹了的却是有些黑暗和残酷的内核,我认为这是一部讨论治愈原生家庭创伤的影片,当然对影片的解读是不存在标准答案的,因此我的立场也仅代表自己,来给大家提供一个不同的视角。 影片原名千与千寻的神隐当中出现了
  《千与千寻》这部电影在华丽魔幻的外壳之下包裹了的却是有些黑暗和残酷的内核,我认为这是一部讨论“治愈原生家庭创伤”的影片,当然对影片的解读是不存在标准答案的,因此我的立场也仅代表自己,来给大家提供一个不同的视角。
  影片原名<千与千寻的神隐>当中出现了“千寻”和“千”两个名字——分别是千寻的本名和汤婆婆赋予她的名字,名字所代表的就是一种身份,一种定义和标签,它决定了一个人在他人眼中的模样,也因此决定了一个人对自我的认知,“千”和“千寻”这两个名字分别代指了“被成人定义的千寻”和“原本的千寻”。故事背景设置在千寻一家搬家的途中,搬家这个情节在另外两部儿童心理学电影<鬼妈妈>和<头脑特工队>中都有类似的设计,搬家其实就在比喻千寻从“旧世界”步入“新世界”的这个过程,这两个世界分别代指什么,我在文章最后会给出结论。
  神隐世界中发生的故事,其实正是对千寻内心世界的描绘,因此我认为这部影片是一部描绘成年后自我疗愈(以回溯童年成长历程的方式)的寓言故事,而“神隐世界”就是在这个成长过程中千寻“内心世界”,汤屋则代表千寻内心定义的“成人世界”。在进入正文之前,我们先试着摘掉对日本文化背景的主观判断和自己的一部分情感立场,重新来梳理一下影片的思路,这里有两个要点:一,“在汤屋中每个人都必须要工作”常被观众解读为影片对工业化的一种反思。二,千寻父母把自己吃成了猪这情节,也时多被理解为人类的贪婪和愚蠢。
  而实际上我认为影片真正传达的是:千寻在对成人世界的初始认知阶段,在她眼中,成人世界的规则被主观定义为“刻板和一成不变地工作”,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工具化”的关系,彼此交往只能依靠“利益的交换”来实现,而她对成人世界的这种“偏见”也让她对成人世界产生了内心的抗拒,因此,她对父母产生了负面和抵触情绪,主观上将他们认定为是贪婪和愚蠢的,父母变成猪,就是她当时内心赋予父母的一个形象。这种世界观只是千寻在成长过程中对成人世界的初始认知,并非成人世界的真实模样,在后来千寻一步步成长为千之后,她慢慢改变了曾经的偏见,抵触和回避,开始正确地认识和融入到成人世界,也逐步接纳了自己,用千寻的前后两种世界观进行反衬和对比,而其实后一种世界观才是影片真正想要传达的视角,也就是,成人世界也同样存在着温暖,关怀和真实的感情。
  下面我们来对影片进行梳理:刚一开始,千寻和父母三人进入神隐世界大门之后,进入了一个神圣但荒芜的废弃教堂一样的空间(她神圣又荒芜的内心世界入口),而在他们在走入神隐世界之前,千寻回头看到了三个门,这三个门正是给自己和父母留下的入口,也说明她一直是渴望父母走入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但从外面看却只有一个门,也就是说,其实只有她自己才能够走进来,当她们三人进入神隐世界之后,寓言故事就开始了,很快父母变成了猪,前面说过:她对成人世界的初步认知使她主观上将父母定义为贪婪,愚蠢和丑陋的,一旦对父母的原本的认知产生变化,她原本的儿童世界就坍塌了,内心世界立刻危机四伏,充满了游魂和鬼怪,而她只能无助地四处奔逃,身体也在逐渐消失(代指自我认知的破碎)。
  这个时候白龙出现,这个角色有些复杂,我将他放在最后来说。汤婆婆和钱婆婆:汤婆婆和钱婆婆是儿童千寻内心赋予母亲形象的两个化身,这两个形象表面看似是矛盾的,而其实是源自于千寻对母亲认知的两极化。在儿童千寻心中,汤婆婆(母亲)是神隐世界(内心世界)的绝对权威,是她内心世界的代理人和主宰者,汤婆婆对待千寻的态度是强势威严并有些蔑视的,她并没有给予千寻足够的爱和尊重,并且千寻内心对汤婆婆始终怀有恐惧,其实这就暗示了千寻在童年时期与母亲的并不良好的情感关系。
  当千寻渴望获得一份工作(真正进入成人世界)的时候,汤婆婆其实是千寻内心的最大阻力,她始终怀有对成人世界的恐惧,而恐惧的根源正是来自于自己的母亲。钱婆婆是成人千寻在自我疗愈之后内心赋予母亲的另一个形象,她是温暖,平静和充满关怀的,也就是千寻在真正成为千(长大)之后对母亲的重新认知,此时的母亲已经不再是她世界的主宰者,而是成为了一个温暖和安全的角落。锅炉爷爷和小玲:那么千寻在神隐世界是如何认知到成人世界的具体规则的呢,其实是通过两个角色——锅炉爷爷和小玲。锅炉爷爷和小玲这两个形象,其实正是千寻内心中成人世界规则之下父亲和母亲形象的(另一个)化身。
  通过锅炉爷爷千寻认识到成人世界必须要一成不变地进行枯燥乏味的工作,而通过小玲,千寻则认识到成人世界中的人际关系已经不再是“无条件的爱和包容”,而是转变成了“工具化”的一种情感关系,需要依靠利益交换才能换取回报——你要生存,就一定要工作,想要达到目的,就必须付出对方所需要的东西,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可以顺利运转。这也是为什么小玲这个角色的出场总是与便当和食物有关,其实正是在传达成人世界的基本规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部电影中用“食物”来比喻“规则”,要融入成人世界,就必须吃这个世界的食物,也就是必须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无脸男和巨婴:在对成人世界法则的认识过程中,千寻的儿童世界在不断坍塌,她是被迫进入成人世界的,但当他成长为母亲眼中合格的成年人(治愈了河神的一场戏)后,千寻却发现自己的内心产生了矛盾和混乱,也就是她对自我的认知陷入了混乱,“千”和“千寻”两个身份不断地冲突和矛盾而衍生出了两种人格,一种是没有自我,卑微,依赖,顺从和虚假的人格,这里用戴着面具的无脸男做隐喻。另一种是极度自我,甚至自负的,对抗和任性的人格,这里则是用汤婆婆的巨婴来隐喻。
  也就是说这两个形象此时其实都是千寻的一部分。无脸男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面具和时隐时现的黑色身体,面具就是千寻在探寻成人世界过程中对自己的一种伪装,说明她采用的是顺从和讨好的一种低自尊的姿态来融入成人世界。当无脸男通过隐身来帮助千寻获得了药浴的牌子(获得好处),然后又了解到金子对其他人的意义之后(了解到了换取的意义),他立刻学会了变化出金子然后引诱汤屋的人们,其实正是代表此时的千寻,在企图通过顺从和讨好的行为(让别人觉得自己很乖,很听话,很像一个大人)来换取大人们的奖励(关爱和尊重),同时通过模仿大人的言行和规则(吃掉汤屋中的青蛙等人)来逼迫自己成长,她企图通过这样的行为来获得进入成人世界的资格,但却因此失去了真实的自我,对自我本能的压抑只能让她越来越远离真实的自己,最终无脸男吞噬掉汤屋中很多人之后,它变得越来越不堪负重,痛苦不堪,没有办法再承受这种虚假的自己。
  巨婴和无脸男几乎是同时出现的,当无脸男产生变化之后,千寻就私自跑到了汤婆婆的房间(穿过汤婆婆房间时多面镜映出千寻的身影,其实就是一种对多重人格的隐喻),然后见到了巨婴,也就是说当她进入成人世界的过程中,会被讨好和低自尊的自我吞噬,而立刻建立完全相反的自我——任性和对抗的自我,然而这种自我其实也是一种伪装,是儿童企图通过情感要挟来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因此巨婴在面对汤婆婆和面对千寻的时候态度是不一样的,他其实非常清楚自己要达到什么目的,并且通过怎样的方式来获得。
 
  无脸男和巨婴同时出现,标志着过度讨好和过度自我的这两种人格实际上是一体的,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经验,往往内心越自卑的人越是容易表现出自负和优越的情绪,因为他需要营造一种优越的幻觉来填补自己的自卑,因此一个人的自卑感越强烈,他的优越感也容易凸显的越严重,而一旦现实无法满足这种优越的幻觉,他就会立刻被打回原本那个自卑的自己,从而感受到强烈的痛苦,这就像是一种报复性反弹,一个人自律得越严格,一旦松懈下来放纵得也就越厉害,其实这种自律就是一种不自律,它打破了内心原本的平衡。
  所以一个人可以同时产生既依赖又回避,既顺从又叛逆等等复杂和矛盾的心态,而这一切的矛盾其实都来自于一个原因,那就是对另一部分自我的不接纳,这就是所谓的心理冲突。当一个人对自己的接纳程度很低的时候,他对外部世界的接纳程度也会很低,继而主观上强烈的感受到外界对自己的伤害和排斥,这种情况下的人格都是矛盾和分裂的,因此其实他还没有真正的长大和成熟,在千寻克服了成长过程中的一系列困难(河神)并收获了足够的勇气(河神的丸子)之后,她只是成长为了被母亲所定义的成年人,但其实这一系列经历所产生的巨大副作用,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困境,也就是这种既顺从又任性的矛盾人格,打破了原本内心的平衡,失去了那个平静和稳定的自我。
  白龙最后来说白龙,和千寻一样,白龙也是一个遗忘掉自己名字的角色,白龙所代指的是千寻的爱人,为什么儿童千寻会出现一个爱人的设定呢,这里我要对影片的思路做一下解读,如果说<鬼妈妈>和<头脑特工队>是在描述由儿童世界成功进入成年世界的过程,在主角成长为成年人之后,就表示她们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人格。
(责任编辑:mumuci)
---喜 欢 请 点 击 分 享 给 更 多 朋 友--------->>>
  • 本文标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