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去种田最新章节_穿越古代去种田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0-12 16:08:01 作者:cwlseo
大萱觉得头很疼,身边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哭啼啼,她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这个简陋不堪的房子,还有一个穿古代衣服的女人坐床前哭啼,削弱的脸庞布满泪水,红彤彤的眼眶里只剩下绝望,一身不合身的粗布衣小更显瘦弱。

    大萱觉得自己在做梦,明明跟男朋友刘明跌落海里溺水了,按理说获救也是躺在医院啊,怎么会在那么简陋的房间,她揉揉眼睛,再度睁开,还是原状。

    这时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强行涌入脑海,她也是叫朱大萱,今年10岁,她娘姚氏生她时难产,差点一尸两命,虽然最终母女平安,但从此落下病根,10余年没有生育。话说不孝有三,无子也是大事,这些年亲戚邻居在背后指指点点,都说朱三民家要绝后了,一个男丁都没有,爷爷奶奶不甘心,把小儿子赶去镇上码头打工,赚一笔钱再娶个二房,姚氏也算默认这种行为,她生不出孩子来了,都是她的错。

    昨天大萱去山上采蘑菇,遇上大娘的儿子,他要大萱把蘑菇都交出来,大萱不肯,他便强抢,过程中他为了蘑菇尽快到手把大萱推下小山坡。从高地方滚下去,大萱当场晕过去,幸而小虎妞的爹看到,把她扛了回来。

    明白了来龙去脉,她认清了处境,敢情她穿越了。

    “娘,”她别扭地叫出口,这个中年妇女一直在哭啼,完全没有打算收住眼里的念头,连女儿醒了都不晓得,她再不出声,估计得哭到天亮。

    姚氏没想到女儿会自己醒过来,她昏迷一天了,没钱叫大夫,跑去娘家借钱,她哥哥说没钱可借,丈夫在赚钱娶二房,不敢问他,她打算好了,如果女儿醒不过来,她也跟着去了,省得给丈夫娶二房添堵。

    姚氏怕她是回光返照,她把大萱衣服扒光看伤口,完全不理会大萱的鬼叫声。很奇怪,之前的伤口都没有了,像从来没有过的样子。

    大萱样子虽然只有十岁,身体那个灵魂却是二十六的熟女,她用衣服遮住身体,“你想干嘛呢,”被姚氏刚刚的举动吓怕了。

    “娘看你身体伤口怎么样,天天要娘帮洗澡,今天怎么还怕娘吃你不成,”姚氏感觉女儿怪怪的。

    “我要自己穿衣服,您先转过身,”她不敢说话了,不然就漏出破绽。

    姚氏乖乖转身,她家大萱今天长大了,知道害羞,这就好,女孩子有女孩子的样子。

    姚氏去隔壁王氏家赊鸡蛋,她身上没钱,前两天丈夫去打工,她把家里仅有的二十文钱都给他。王氏家养好几个母鸡,土母鸡下的蛋最补,大萱虽然现在活蹦乱跳,可孩子毕竟伤过,得补补。

    她领大萱去王氏家,她家没关门,当初看见王氏在训儿子大牛,“小兔崽子,偷吃鸡蛋,母鸡下的蛋得拿去卖钱的,你还想不想去学堂的。”

    “不想,我就要吃蛋,娘你好久没给我鸡蛋吃。”大牛不觉得自己有错。

    王氏给他一顿爆栗,“小兔崽子,没脑子,下次再偷鸡蛋就抽屁股。”

    大牛疼得哇哇叫,一溜烟就往外边跑去。

    这下清静了,“大牛娘,赊点鸡蛋给我行不,我过几天拿银子还你。”姚氏底气不足,王氏本来就不好说话,不见银子赊鸡蛋,这样的事,她多半不会做。

    果然,王氏说,“刚刚你也听到了,我家的鸡蛋要拿去换钱给大牛上学堂的,大萱爹不管你们俩,你哪来的钱还到时候。”

    “我可以去耕田,村长家要请人耕田。”姚氏着急,怕王氏不肯赊。

    “耕田是男人的活,你一个妇道人家也要挣那些钱,唉,也是,谁让你肚子不争气呢。”王氏说话针针带刺。

    “是,是,是”但凡一说这个,姚氏就抬不起头,没为朱家生男丁都是自己的错。

    王氏把刚刚儿子给的气洒完了,心情舒畅,口气放软。“赊给你也不是不行的,大牛要上学堂,我赊你五个鸡蛋,过几天还我十文钱。”

    她料定姚氏会答应,本身王氏就是爱占便宜的主,肯定不让自个吃一点亏。

    姚氏又气又急,“大牛娘,鸡蛋才一文钱一个,五个鸡蛋才五文钱,哪里要十文钱。”

    “借东西得收利息,家里开销大,我总不能做赔本买卖。”王氏理所当然。

    姚氏看着瘦的皮包骨的女儿,咬牙答应。

    大萱默不作声,把一切看在眼里,作为一个有二十六岁灵魂的人,被人家那么欺负,就是因为自家没钱没爹疼,她在心里发誓,要赚钱给这个真心疼她的娘过上好日子,还要那个没良心的爹后悔。

    姚氏回家就利索烧水,给女儿做蛋汤。水烧开打一个蛋进去,没有油放点盐巴,也是香喷喷的。

    她把鸡蛋放大萱面前,而自己就吃地瓜,家里种的两亩水田,大米基本都上交朝廷,每年都种很多地瓜芋头,当饭吃,这些东西好种又好长,冬天挖地瓜芋头能吃大半年。

    “娘,我不想吃,您吃,”大萱把蛋汤推过去,好菜以前吃得多了。

    姚氏推回去,“娘不喜欢吃鸡蛋,大萱在长身体,得吃好点,听话。”

    大萱没有再推迟,这是姚氏千辛万苦弄来的鸡蛋,舍不得吃就要省给她吃。她想起在现代的时候,很小父母就离婚,而后各自重新组建家庭,把她丢给爷爷奶奶带,记事以来从未得到父母疼爱。

    而今穿越到这里,遇上好娘亲,可能是上天安排,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如果给她选择的话。

    这一夜她睡得香,姚氏在她身边,清晨醒来,姚氏已做好早饭,蛋花汤还有煮红薯。

    “大萱,娘等下去田里插秧,你跟娘一起去吧。”姚氏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不然指定又出什么事。

    “好,”大萱很喜欢跟这个娘待一起。

    她家的水田很大,离家最近的那个田差不多有**分,这个时候旁边田里都有两三个人插秧,姚氏老公不在家,偌大的田地成了她一个人的事。

    姚氏再累也不要女儿做这个苦活,她只许孩子在岸边玩,她利索戴上草帽,抓一大把秧一根根插,姚氏手很快,也很巧,田里秧整齐得跟排队一样,一根接一根,全部没倒下。

    大萱百般无聊,田里好像有蛇在乱窜,仔细看,原来是黄鳝,还有鱼,她灵机一动,黄鳝营养好,有好吃,可以做吃,还不要钱。

    太阳越来越晒人,收工回去。她叫姚氏抓几条黄鳝回去,她不敢抓。姚氏说,这个东西都是骨头,没有肉,不好吃,大萱说她会做。

    爷爷奶奶带她的时候年纪很大了,她四年纪就开始学做饭,厨艺虽说不是大师,一般的家常菜还是很好吃的。

    回到家,杀黄鳝她不敢,只能娘亲代替,在她的指挥下,姚氏麻利把肥黄鳝开膛破肚,去内脏去头,切断,自家门口有个小菜园,她去挖了点葱蒜。大锅烧热,锅里放点盐巴,再放黄鳝段慢火煎熟,家里没有油,这样能让锅不沾。

    两面煎熟后,放半锅水,放大蒜,煮开转小火,快炖好放盐巴,满屋子香味。

    姚氏盛两碗汤,两个人美滋滋喝起来,真香,黄鳝汤奶白香浓,没有腥泥土味,黄鳝肉已入味,吃起来嫩滑,比什么都好吃。

    “大萱,你比娘还会做菜。”

    “就说黄鳝好吃吧,”她的水平不是吹的。

    “对对,我女儿最厉害,大馆子都没这么好喝的汤呢,”姚氏一口气喝三碗。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她想到赚钱法子,黄鳝遍地开花,而无人会做,倘若把菜谱卖给镇上的大馆子,肯定有钱赚。

    她把这个大胆的想法跟姚氏说,姚氏难以接受,她不相信馆子会买所谓的菜谱,从来没听过老板花钱买菜谱。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反正不费什么功夫,”大萱道。

    姚氏答应了,不成就当做带孩子去赶集。

    赶集之前,姚氏应女儿的要求,把几条黄鳝处理好,用盐巴米酒腌着就出发,从朱家村到镇上走路只要半个时辰,倒也不算远。

    他们来到镇上最大的馆子,李家私房菜,馆子共两层,据说去第二层吃饭的,非富即贵,还有人说里面一个菜至少得二两银子,二两银子够她家吃半年了,姚氏看那巍峨门口,不敢进去。

    大萱连拖带拉把她弄进去,找个显眼的位置坐下,“小二,上茶。”她毕竟经历过大场面,没钱装大爷难不倒她。

    小二看他们衣着打扮,心生鄙夷不屑,“这里喝一杯茶,要十文钱,可别走出地方了。”

    “馆子的茶都是免费的,你别欺负我人小,难道你们馆子靠赚黑心钱发财的。”大萱故意把声音提高。

    这下馆子里的人都低头窃窃私语,小二急了,本想赶她走的,没想到她说起话来牙尖嘴利,他连忙去请老板。李老板开有多处馆子,在这块地也算富甲一方,他亲戚在朝廷当官,听说来头不小。

    “两位吃完这茶便走吧,咱馆子不是你们消费得起的。”他不明白两个妇幼而已,居然要他出头,这小二干活不行。

    大萱看此人衣着绸缎,身材瘦小却精神,一双眼睛里写满精明,看就知道是能做主的人。

    “今天我来不是吃茶,是有道菜教教你们馆子,黄鳝汤。”她说得头头是道,没有考虑到此话从十岁女娃嘴里说出来多滑稽。

    李老板蔑笑,“咱这里厨艺精湛的大把,并不需要小娃娃来教。”谁都知道黄鳝没人吃,腥味大。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们天天口味如此,总有一天顾客会腻,”大萱道。

    “李某开店多处,虽不才,但管理自个生意还是会的,小娃娃你多事了,”显然不吃这套。

    “不如我们赌注,我赌你对我的菜谱感兴趣,我若输,签卖身契给你。”大萱道,古人咋不像小说里那么好说话,油盐不进,精明的很。

    此时大厅里聚集很多人,大家都没心思吃饭,在关注这两个人,小娃娃跟富甲一方的大老板赌注,谁不感兴趣啊?

    “好,输了你签卖身契给我,各位客官做个见证,”李老板是个生意人,这种稳赚不赔的生意,他当然得做。

    此时值饭点,而厨房里的厨师被赶了出来,门外有许多人在关注,大萱麻利切姜蒜,锅里放油下黄鳝段煎熟,然后放水姜蒜熬,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