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往生全集无弹窗_一念往生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0-12 16:08:40 作者:cwlseo
举杯一口喝干:“嗞。。好酒啊!喝遍天下美酒,还是我们庚山的琼花酒最有味道。”二人似乎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一杯一杯的喝,也许他们喝的不是酒,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悲欢离合。

    老者喝完最后一杯酒说道:“酒终究会喝完的,老七,这也许是为兄最后一次陪你喝酒了,”黑衣人一愣疑惑的看着老者问到:“大哥,你。。”老者说道:“我已经决定了献祭”黑衣人听完大惊失色问到:“为什么,大哥,为什么呀!”老者面容平静缓缓说道:“你我一生守护着侉逸族

    鬼煞咒,黑衣人竹心大怒道:“什么,鬼煞咒,鬼煞族,端木绝老匹夫,你竟敢暗算我庚山灵脉!大哥你为何不找那老匹夫理论一番?”老者说道:“他鬼煞族既然敢对我族圣山灵脉下咒,就必定早有准备,我敢说,我们这边发现此事后的反应,端木绝早已想好了无数种对策,我又何尝不想杀上鬼煞谷,去找端木绝做个了断,但我不能,我背负着整个侉逸族,我贸然以身涉险,是置我族于险地”竹心问到:“大哥难道只有血祭一途吗?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大长老唉声叹道:“半年内端木绝行神具灭就可以,但你认为龟缩在鬼谷内的端木绝当今世上谁可以办到。”竹心毅然道:“大哥,小弟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灭了这老贼,给我三月时间,我去一趟鬼谷。就算和他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老者说:“老七,没用的,鬼谷是这老贼的生地,鬼谷之内一草一木都可变为他的分身,除非整个鬼谷毁灭,寸草不生,否则他都会借分身重生,这本就是鬼煞一族的天赋神通,现在只有我血祭灵山,激发庚山先灵之力,方能祛除鬼煞咒我们兄弟七人一生守护侉逸族,血祭圣山也不失一个好的归宿,老七,为兄最是不放心你,我在的一天尚可以控制住你的火爆脾气,我身死之日,你肯定会杀进鬼谷,拼死为我报仇,答应我,我死之后你要留在庚山,保护我们的族人。”竹心哽咽的说道:“大哥,大哥我答应你。。。”

    老者看着竹心,微微一笑:“好,竹心圣手的承诺,万死都不会破除,这我就放心了”说完只见老者左手食指在身前打出一个手印,往眉心一按,侉逸族上空赫然出现了老者的身影,城内的人群一看到空中的幻影,纷纷跪拜恭敬的说道:“恭迎大长老法身”空中的虚影傲然而立轻轻的说道:“三月之后,我族举行庚山灵媒择主大典,从今日起庚城之内所有人不许外出,庚山幻阵已经开启,任何人不许入我庚城,违令者,枭首噬魂。”跪拜的人群齐声道:“遵大长老令。”天空中的虚影渐渐消散,但虚影眼光一闪望向图宁城所在的方向以传音之法说道:“小友,老夫庚山之巅等你。”

    图宁城心中一震暗道:“城门遇到的老者竟然是侉逸族的大长老。刚才的话是说给我听的吗?择主大典?庚山之巅又是何地?”

    带着满腹疑问的图宁城回到了客栈。客栈的老板老远看到了图宁城赶紧上前:“宁公子,您回来了!这下您得在这多住些时日了,方才,大长老显身,命令全城的人不许出城了!”图宁城微笑着说:“那就多多打扰老板了,这里的钱就当我日后的店钱好了。”说着图宁城从怀里拿出一锭黄金。老板一看这么大的一锭金子,急忙摆手道:“宁公子,宁公子使不得,您的店钱还有些剩余,您还是快快收起来吧!”图宁城心道:“虽是一个商人,但见利而不起意,此人也算得上是忠良之辈。他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图宁城说道:“周老板,您多虑了,我出门在外来此学艺,承蒙周大哥照顾,这一点心意,别无他意。周大哥收下吧,我在此处吃住也可心安”周老板本就是忠厚老实之人,见图宁城如此一说也没法回绝。说道:“宁公子,这这确实太多了,那就先寄放我这,等你走时余钱我再找给您”图宁城笑道:“也好,周老板以后别公子,公子的叫了,您长我几岁,我就叫您周大哥,您就叫我宁老弟即可,你我能够相识本就是缘分,何必如此见外!”周老板听完点头说道:“哎,哎,宁老弟,宁老弟”

    图宁城说道:“老哥,我初来侉逸族,这里的一些事情还不太熟悉,刚才我也看到了天上出现了一位老者,他是谁?我看每个人都非常尊敬他。”周老板说道:“他就是我们侉逸族当代的大长老~,他老人家一生守护我族,是侉逸族的守护之神,在侉逸族他的地位紧次于圣山。”“那庚山择主大典又是什么?”周老板说道:“每十年我们族里就会组织一个仪式,大长老选出有天赋的人去参加庚山历练,通过历练的人,最后通过庚山之灵承认可以获得圣山传承,具体传承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图宁城问到“那外族之人也可以吗?”周老板说:“可以的,前任大长老就不是我侉逸族之人,但他得到了圣山传承,也可以做为大长老的。”:“原来是这样,周大哥庚山之巅在何处你可知道?”周平听到此言脸色大变,仔细向周围观察了一遍,压低声音说道:“这圣山之巅乃是我族禁地,我等凡夫俗子自然是没机会去的,传说圣山之巅有我族圣器,外人是严禁踏入的,宁老弟也就是当我面前,外人面前千万不可提这四个字,要知道祸从口出啊!”图宁城说道:“哦,我只是好奇而已,好了,周大哥你去忙吧,我出去走走就回。”周平说道:“好的,宁老弟,一人在外万事小心”

    图宁城走出客栈心想:“不管最后那句话是对谁所说,既然有你侉逸族之圣器,这庚山之巅我一定要看个究竟。”

    经过初次以神识之力探究庚山之后,图宁城不敢轻易散开神识再去探究。他只是凭着当时神识所见的零星记忆往前走去。“庚山之巅,按其字意来说应该是这庚山的山顶,但是为何我总觉得这句话不是指山顶呢,那位大长老的最后一句话是否对我所说,一定要在大典之前弄清楚这些秘密。”

    图宁城就这样在庚城之中寻找传说的庚山之巅,但一连数日始终一点头绪都没有,虽然神识内的往生烛已经恢复,但是以神识窥探太过冒险,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引起守山之人的注意为妙。

    此时的大长老站在一处峰顶,身后站着依旧是一袭黑衣的竹心。大长老说:“这个小家伙竟然能沉的住气,不以神识来谈,这几日他有何动静。”竹心回答说:“他这几日在城中闲逛,到处游荡,看是随意而走,但他每处停留之地必是圣山经脉交汇之地,此子的确不简单。”大长老笑道:“初入我庚城就可以看懂我族圣山因果之人,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老七,我们时间不多,这个小家伙又太过谨慎,一时之间恐怕难以找到庚山之巅,今日你不妨前去提醒他一次。”竹心问道:“大哥对此子仿佛极为关心,别的试炼之人大哥可是没有这般照顾。”大长老说道:“老七,即使你不去提醒,此子也必然会明白其中的奥秘,我让你去提醒他,是让你卖此子一个人情,冥冥之中我感觉到此子会左右我族的盛衰。”竹心听到这些话惊讶不以,因为他知道大长老与庚山血脉相连,他如此认为,庚山之灵也必是有着同样的想法。于是说道:“好的,大哥,我这就去,看看这小家伙还有什么秘密。”

    经过数日的寻找,虽然并没有庚山之巅的消息,但是图宁城已经初步弄清楚了庚山的一部分血脉走势。图宁城越看清其中的玄机越是心惊,这庚山布局竟然完全按照人体经脉而来,丝毫不差,这些人力根本无法完成。庚山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正当图宁城思索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凌厉的声音:“宁小子,在想什么?”。图宁城一惊,自从融合往生烛以来,自己的神识之力大涨,四观的灵敏程度也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虽然神识已收但此人竟然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来到身后,此人的修为定然远高于自己,可轻而易举致自己于死地。想到这里不禁冷汗直流。但听此人语气毫无敌意,他称呼自己为宁小子,应该是认识自己,庚城之内认识自己的人,除了周平和大长老之外并无他人。听声音明显不是此二人,此人声音凌厉,又不自觉的带着居高之意,定和大长老有些关系。图宁城平复一下波动的心境也没回头说道:“前辈,大长老找在下有何指点”竹心一惊思索片刻说道:“宁小子,大哥确实没看错人,能在瞬间就判断本座来此的目的,的确不简单。”图宁城转过身来看到眼前这一身黑色装扮之人说道:“前辈谬赞了,小小心思不提也罢”

    竹心看着他说道:“山崩而不色变,临危而不心乱,受夸而不意迷,很好,很好,宁小子你合本座的胃口,本座喜欢你。”图宁城双手一拜说道:“能得到竹心大人如此夸奖,小子实不不敢当”竹心惊讶道:“咦!小子你如何肯定本座是竹心?”图宁城答道:“前辈一袭黑衣,声音杀伐果断,面容冷峻,带着掌握世人生死般的气势,称呼大长老为大哥,又自称本座,除了暗部首座竹心圣手大人之外,在下实在不知道您还会是谁?”竹心听完这些话冷峻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笑容道:“哈哈,好小子。大哥让我来告诉你一句话欲寻山之巅,先求人之源”图宁城听到这八个字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前辈多谢了,今日八字之恩,他日定然相报。”竹心听完一笑道:“有趣,有趣,你明白什么了,说与本座听听。”图宁城说道:“先求人之源,源为始,人之始为心。山之巅,山覆为巅,真页为源,这庚山之巅就在那”说完图宁城抬手向远处一指,只见所指之地为庚山山腰以东一处密林。此处的位置正是人心所在之处。竹心听完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竹心回到大长老之处,大长老看着面带微笑的竹心问到:“此子如何?”竹心答道:“心思缜密,悟性极高,必堪大用。”竹心把经过一字不差的确告诉了大长老。大长老听完沉思了许久说道:“此子之事,你我知道即可,绝不可外传,我正要借此子做一件重要的事情。”竹心点头说道:“是,大哥。”念。举杯一口喝干:“嗞。。好酒啊!喝遍天下美酒,还是我们庚山的琼花酒最有味道。”二人似乎忘记了所有的事情,一杯一杯的喝,也许他们喝的不是酒,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悲欢离合。

    老者喝完最后一杯酒说道:“酒终究会喝完的,老七,这也许是为兄最后一次陪你喝酒了,”黑衣人一愣疑惑的看着老者问到:“大哥,你。。”老者说道:“我已经决定了献祭”黑衣人听完大惊失色问到:“为什么,大哥,为什么呀!”老者面容平静缓缓说道:“你我一生守护着侉逸族

    鬼煞咒,黑衣人竹心大怒道:“什么,鬼煞咒,鬼煞族,端木绝老匹夫,你竟敢暗算我庚山灵脉!大哥你为何不找那老匹夫理论一番?”老者说道:“他鬼煞族既然敢对我族圣山灵脉下咒,就必定早有准备,我敢说,我们这边发现此事后的反应,端木绝早已想好了无数种对策,我又何尝不想杀上鬼煞谷,去找端木绝做个了断,但我不能,我背负着整个侉逸族,我贸然以身涉险,是置我族于险地”竹心问到:“大哥难道只有血祭一途吗?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大长老唉声叹道:“半年内端木绝行神具灭就可以,但你认为龟缩在鬼谷内的端木绝当今世上谁可以办到。”竹心毅然道:“大哥,小弟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灭了这老贼,给我三月时间,我去一趟鬼谷。就算和他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老者说:“老七,没用的,鬼谷是这老贼的生地,鬼谷之内一草一木都可变为他的分身,除非整个鬼谷毁灭,寸草不生,否则他都会借分身重生,这本就是鬼煞一族的天赋神通,现在只有我血祭灵山,激发庚山先灵之力,方能祛除鬼煞咒我们兄弟七人一生守护侉逸族,血祭圣山也不失一个好的归宿,老七,为兄最是不放心你,我在的一天尚可以控制住你的火爆脾气,我身死之日,你肯定会杀进鬼谷,拼死为我报仇,答应我,我死之后你要留在庚山,保护我们的族人。”竹心哽咽的说道:“大哥,大哥我答应你。。。”

    老者看着竹心,微微一笑:“好,竹心圣手的承诺,万死都不会破除,这我就放心了”说完只见老者左手食指在身前打出一个手印,往眉心一按,侉逸族上空赫然出现了老者的身影,城内的人群一看到空中的幻影,纷纷跪拜恭敬的说道:“恭迎大长老法身”空中的虚影傲然而立轻轻的说道:“三月之后,我族举行庚山灵媒择主大典,从今日起庚城之内所有人不许外出,庚山幻阵已经开启,任何人不许入我庚城,违令者,枭首噬魂。”跪拜的人群齐声道:“遵大长老令。”天空中的虚影渐渐消散,但虚影眼光一闪望向图宁城所在的方向以传音之法说道:“小友,老夫庚山之巅等你。”

    图宁城心中一震暗道:“城门遇到的老者竟然是侉逸族的大长老。刚才的话是说给我听的吗?择主大典?庚山之巅又是何地?”

    带着满腹疑问的图宁城回到了客栈。客栈的老板老远看到了图宁城赶紧上前:“宁公子,您回来了!这下您得在这多住些时日了,方才,大长老显身,命令全城的人不许出城了!”图宁城微笑着说:“那就多多打扰老板了,这里的钱就当我日后的店钱好了。”说着图宁城从怀里拿出一锭黄金。老板一看这么大的一锭金子,急忙摆手道:“宁公子,宁公子使不得,您的店钱还有些剩余,您还是快快收起来吧!”图宁城心道:“虽是一个商人,但见利而不起意,此人也算得上是忠良之辈。他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图宁城说道:“周老板,您多虑了,我出门在外来此学艺,承蒙周大哥照顾,这一点心意,别无他意。周大哥收下吧,我在此处吃住也可心安”周老板本就是忠厚老实之人,见图宁城如此一说也没法回绝。说道:“宁公子,这这确实太多了,那就先寄放我这,等你走时余钱我再找给您”图宁城笑道:“也好,周老板以后别公子,公子的叫了,您长我几岁,我就叫您周大哥,您就叫我宁老弟即可,你我能够相识本就是缘分,何必如此见外!”周老板听完点头说道:“哎,哎,宁老弟,宁老弟”

    图宁城说道:“老哥,我初来侉逸族,这里的一些事情还不太熟悉,刚才我也看到了天上出现了一位老者,他是谁?我看每个人都非常尊敬他。”周老板说道:“他就是我们侉逸族当代的大长老~,他老人家一生守护我族,是侉逸族的守护之神,在侉逸族他的地位紧次于圣山。”“那庚山择主大典又是什么?”周老板说道:“每十年我们族里就会组织一个仪式,大长老选出有天赋的人去参加庚山历练,通过历练的人,最后通过庚山之灵承认可以获得圣山传承,具体传承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图宁城问到“那外族之人也可以吗?”周老板说:“可以的,前任大长老就不是我侉逸族之人,但他得到了圣山传承,也可以做为大长老的。”:“原来是这样,周大哥庚山之巅在何处你可知道?”周平听到此言脸色大变,仔细向周围观察了一遍,压低声音说道:“这圣山之巅乃是我族禁地,我等凡夫俗子自然是没机会去的,传说圣山之巅有我族圣器,外人是严禁踏入的,宁老弟也就是当我面前,外人面前千万不可提这四个字,要知道祸从口出啊!”图宁城说道:“哦,我只是好奇而已,好了,周大哥你去忙吧,我出去走走就回。”周平说道:“好的,宁老弟,一人在外万事小心”

    图宁城走出客栈心想:“不管最后那句话是对谁所说,既然有你侉逸族之圣器,这庚山之巅我一定要看个究竟。”

    经过初次以神识之力探究庚山之后,图宁城不敢轻易散开神识再去探究。他只是凭着当时神识所见的零星记忆往前走去。“庚山之巅,按其字意来说应该是这庚山的山顶,但是为何我总觉得这句话不是指山顶呢,那位大长老的最后一句话是否对我所说,一定要在大典之前弄清楚这些秘密。”

    图宁城就这样在庚城之中寻找传说的庚山之巅,但一连数日始终一点头绪都没有,虽然神识内的往生烛已经恢复,但是以神识窥探太过冒险,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引起守山之人的注意为妙。

    此时的大长老站在一处峰顶,身后站着依旧是一袭黑衣的竹心。大长老说:“这个小家伙竟然能沉的住气,不以神识来谈,这几日他有何动静。”竹心回答说:“他这几日在城中闲逛,到处游荡,看是随意而走,但他每处停留之地必是圣山经脉交汇之地,此子的确不简单。”大长老笑道:“初入我庚城就可以看懂我族圣山因果之人,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老七,我们时间不多,这个小家伙又太过谨慎,一时之间恐怕难以找到庚山之巅,今日你不妨前去提醒他一次。”竹心问道:“大哥对此子仿佛极为关心,别的试炼之人大哥可是没有这般照顾。”大长老说道:“老七,即使你不去提醒,此子也必然会明白其中的奥秘,我让你去提醒他,是让你卖此子一个人情,冥冥之中我感觉到此子会左右我族的盛衰。”竹心听到这些话惊讶不以,因为他知道大长老与庚山血脉相连,他如此认为,庚山之灵也必是有着同样的想法。于是说道:“好的,大哥,我这就去,看看这小家伙还有什么秘密。”

    经过数日的寻找,虽然并没有庚山之巅的消息,但是图宁城已经初步弄清楚了庚山的一部分血脉走势。图宁城越看清其中的玄机越是心惊,这庚山布局竟然完全按照人体经脉而来,丝毫不差,这些人力根本无法完成。庚山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正当图宁城思索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凌厉的声音:“宁小子,在想什么?”。图宁城一惊,自从融合往生烛以来,自己的神识之力大涨,四观的灵敏程度也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虽然神识已收但此人竟然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来到身后,此人的修为定然远高于自己,可轻而易举致自己于死地。想到这里不禁冷汗直流。但听此人语气毫无敌意,他称呼自己为宁小子,应该是认识自己,庚城之内认识自己的人,除了周平和大长老之外并无他人。听声音明显不是此二人,此人声音凌厉,又不自觉的带着居高之意,定和大长老有些关系。图宁城平复一下波动的心境也没回头说道:“前辈,大长老找在下有何指点”竹心一惊思索片刻说道:“宁小子,大哥确实没看错人,能在瞬间就判断本座来此的目的,的确不简单。”图宁城转过身来看到眼前这一身黑色装扮之人说道:“前辈谬赞了,小小心思不提也罢”

    竹心看着他说道:“山崩而不色变,临危而不心乱,受夸而不意迷,很好,很好,宁小子你合本座的胃口,本座喜欢你。”图宁城双手一拜说道:“能得到竹心大人如此夸奖,小子实不不敢当”竹心惊讶道:“咦!小子你如何肯定本座是竹心?”图宁城答道:“前辈一袭黑衣,声音杀伐果断,面容冷峻,带着掌握世人生死般的气势,称呼大长老为大哥,又自称本座,除了暗部首座竹心圣手大人之外,在下实在不知道您还会是谁?”竹心听完这些话冷峻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笑容道:“哈哈,好小子。大哥让我来告诉你一句话欲寻山之巅,先求人之源”图宁城听到这八个字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前辈多谢了,今日八字之恩,他日定然相报。”竹心听完一笑道:“有趣,有趣,你明白什么了,说与本座听听。”图宁城说道:“先求人之源,源为始,人之始为心。山之巅,山覆为巅,真页为源,这庚山之巅就在那”说完图宁城抬手向远处一指,只见所指之地为庚山山腰以东一处密林。此处的位置正是人心所在之处。竹心听完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竹心回到大长老之处,大长老看着面带微笑的竹心问到:“此子如何?”竹心答道:“心思缜密,悟性极高,必堪大用。”竹心把经过一字不差的确告诉了大长老。大长老听完沉思了许久说道:“此子之事,你我知道即可,绝不可外传,我正要借此子做一件重要的事情。”竹心点头说道:“是,大哥。”世间万物因果循环,有因必有果,今日之杀伐无度,他日必受刀兵加身之痛;今日悲天悯人,他日可得无量寿身之福;今日奸诈诡谲,他日受众叛亲离之苦;一早一夕方见苍天之公,一饮一啄可明世间之允。

    天行大陆历156年,一白发老者,身姿挺拔站于台阶之上,背负双手看着坐下千余弟子,轻声谈嗽道:“老夫虚度一百七十余岁,在天道一途只能说得上初窥门径,老夫身为是三代帝师,亲眼目睹我天行皇朝百年盛世,当今皇帝见我须行跪拜之礼,尊一声师祖,你们今日在我门下,不管你是当朝一品之子,或是世袭罔替的王侯将相之后,还是普通百姓,老夫会一视同仁,不会偏袒,昨日一位所谓的当朝大臣之子暗地里找老夫,让老夫在皇帝面前推荐。我只问你一句,你大?大得过天吗?再有下次老夫让你刘氏家族永世不得为官。”

    台阶之下的众人如坐针毡一般,低头不语,有几位定力不够的年轻人竟被上面的老者气势所摄,瑟瑟发抖。

    台上老者眼光一闪,似是一股失望之色在眼中闪现,随即说道:“哼!百无一用是书生,此话果然不虚,有什么问题就快说,没有的话全部在此静坐三日,不得饮食,静静心,去去你们身上世俗的晦气。免得日后污了我天行书院”说完闭目不语。

    老者说完三日不食的话后,底下的千名学生都是一惊,三日不食,这里面大多数都是当朝权贵的后生,平日在家中锦衣玉食,何曾受过此等待遇,底下一些学生开始低声讨论

    “什么?三日不食,本公子是来受罪的吗?凭什么这么对我,当我们是犯人吗?”

    “就是,就是。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我们通过层层选拔来这,把我们当奴隶吗?说不给饭吃就不给饭吃?”

    “帝师就可以这么对我们吗?不让我们吃饭,我们做错什么啦?”

    ······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随波逐流之心人人都有,只是多少的差别,刚开始受到老者的威慑,不敢说话。但是有人带头,一干学生纷纷开始表达心中的不满,法不责众,就算你是帝师,我们这么多人你能怎样?全部逐出书院不成?

    老者看到底下的学生纷纷表示不满,没有发怒,反倒是微微一笑说道:“好,还算不是一群无用的废物,知道反抗了,哈哈,好好好,看看你们谁能全身走出我这天行书院?”

    老者朝学生身后一看,说道:“天行卫何在?”

    老者话音刚落只见四周的围墙之后齐声应答道:“天行弓卫在此,听候帝师差遣”

    四周围墙之上瞬间站满士兵,各各身形挺拔,面容冷峻,面露杀伐之气,身披天行帝国最为珍贵的金刚乌甲,每人手中持着一把一人多高的弓,弓上一层蓝光微微闪动,后背满满上一壶天行箭。士兵左手持弓,右手握拳向老者行军礼,动作整齐,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啊!竟然是皇帝的贴身近卫,天行弓卫,他们想干什么?”有的学子身为忠臣的子弟,自然对这天行卫有所耳闻,今日一见立刻想到。

    老者说道:“天行弓卫听令,三日之内,这一千人中哪个胆敢踏出天行书院一步,立即射杀。”

    “诺…”围墙上的士兵齐声答道。

    绝对的权利会滋生绝对的腐化,但是也会生成无匹的气势,面对着围墙之上杀气腾腾的天行卫,众多学子被这杀气所慑,纷纷收声,不敢再有不满,其中几个窃窃道“帝师大人,为何我们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

    老者眉毛一挑反问道:“不公?何为不公?在这老夫就是天,老夫让你们三日不食,哪怕是两天零十一个时辰都不行,觉得不公的话,你们可去皇帝那告老夫一状。但是就算你想告状也得熬过这三天不可。”老者说完大袖一甩离开,剩下呆若木鸡的千名学子和墙上手持巨弓面含杀气的天行弓卫。

    三日后,一千学子能站在庭院之中的寥寥无几,几乎全被饿倒,有几个体质稍弱的竟被饿昏,但是墙上的天行卫竟似石像一般,持弓立于墙上,三天竟然不饮不食,一动不动。期间有几名学子妄图逃跑,但是距离大门还有十步远的时候,这几名学子的右脚之上都多了一支天行箭,被死死的钉在地上,其余的学子看到几个脚上“长出”箭的学子全部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三日后白发老者再度出现,看了看此刻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脚上长箭的几人,冷哼道:“可惜了,要是你们再跑快几步,就不是脚上长箭了,后心长着这么漂亮的一支箭会更加壮观吧!来人,把这几个废物丢出书院,叫他们的家人领走,永世不得踏入我天行书院,”说完从老者身后快步走出十几个仆从打扮的人,一闪之间来到几人身前,抬着几个昏迷不醒的人,来带着脚上的天行弓一齐抬出大门,听见咚咚几声响后,十几个仆从门外走入,向老者回报“尊帝师令,已经几人丢出天行书院的范围之内。”老者闻言微一点头也不发言,数名仆从一闪没入老者身后。

    “也好,这三日不食能把这些意志薄弱之人剔除去,也是好事,天行弓卫,退下吧,回去告诉你们天行卫的周统领,就说是老夫的意思,天行弓卫全部加三年薪俸,天行弓卫长子每人可受我天行书院天行免死令一枚。”

    “天行免死令!谢帝师。”钢铁一般的天行弓卫听到天行免死令也是面露激动之色,纷纷抱拳单膝跪地行大礼,随即一齐跃下围墙,一千人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结队离开。

    老者微微点头,露出赞许的目光,转头看向底下东倒西歪的学子说道:“已过三日,你们还算令老夫满意,这只是我天行书院的开门课,你们算是勉强通过,今日有上面问题可以当面问老夫。”

    底下的众多学子此刻已经被饿的七荤八素,不知所以,但毕竟是帝国挑选出的精英,有些人还是意志坚定,人群中有人喊道:“帝师,每一届学生都会受此三日不食的考验吗?”

    “那是自然,老夫定的规矩,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别说是你们,先皇在刚入我门下之时也未有半点徇私,在此站足了三日”老者答道,面露怀念之色,望向皇城的方向。

    “那图宁城呢?图宁城入天行书院之时,可曾受三日不食的考验?我们可是听说,图宁城入书院的时候不但没有三日不食,反倒是喝光了帝师的三十坛琼花玉液酒”有名学子战战兢兢地反问道。

    “三十坛吗?是四十七坛,几乎是我的全部家当,臭小子,把这天行帝国搅的天昏地暗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了,别让老子找到你,找到你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四十七坛琼花玉液酒那可是太上祖皇帝的赏赐,老夫一年只不过喝上小半坛而已。。。。”老者听到图宁城三字后,眼中竟露出凌厉的光芒,闪动着怀念,愤怒,无奈的神色,喃喃的说道,底下的学子并没有听到,只是看到帝师突然间石化一般,呆立在当场,神色复杂。

    一炷香之后,老者才从石化的状态中复原,看着下面的众人说道:“图宁城!天下只有一个图宁城,你们要是有他十分之一的能耐,老夫可以免去三日不食的规矩,以后可以随意进我书院。”

    “图宁城是谁啊?怎么会受到帝师如此的器重?”

    “嘘!小点声,听说这个图宁城可是个魔头,当时几乎烧了整个帝都,没人敢惹的人物。”

    “我曾经在我父亲喝醉的时候说道过一个叫图宁城的人,说他连当今皇帝的帐都不买,敢用水浇太师,踢丞相的屁股,烧帝师的胡子”

    “竟有这事,太不可思议了,他有什么本事可以这样?”

    底下的学子纷纷谈论起来,老者也不出言制止,只是抬头看着天空,眼中神色复杂,半响过后厉声喝道:“好了,今日就到这里,滚回家中调养身体,记住回到家中不可立即食用大荤之物,以泉水熬粥,静养几日,都滚吧。”说完老者转身离开,留下满脑子疑问的学子,和一个名字“图宁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