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凰全集无弹窗_火凰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2 16:08:42 作者:cwlseo

作者:一剪钟情
1.-楔子
  当今天下一分为二,二分七国。
  天下有两块大陆名水火,水火大陆共有七个国家,水陆为洌国,汜国,沣国,津国,火陆为炽国,灵国和灿国。
  千年前开始,水火两陆便水火不容,两陆之间纷争不断,七国间大小矛盾越演越烈。
  不过幸好,七国并存了千年多,文字货币甚至语言都已经融合,七国之间除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外,更多的是通商和交流,总的来说,一千多年的时间,两陆七国生存的还算和睦。
  只是这和睦,却因换天无极的一句欲言而被打破。
  当今世上,有四大隐士高人:换天无极,千机了尘,飞燕卜算,盖世穷天
  换天无极,拥有通天地之能,据说可换天下之尊。千机了尘,武功天下第一,几十年前横向天下无人能敌。飞燕卜算,一身轻功来去自如,据闻最擅长批算命格。盖世穷天,一身医术毒术让天下人望尘莫及。
  四大隐士高手皆成名于五十年前,现世三年一起归隐,竟无人知道其归隐之处,而他们神秘的出现又突然的归隐,更是成了百年来最大的玄机。
  一年前,一句玄言突然传遍水火两陆,据闻来自换天无极。
  火凰降世,七凤伴生,羽翎齐聚,水火相融,傲戏苍澜,天下归一
2.天下第一草包-第一章 抢亲
  灿国盛天皇帝在位近二十年,战事连胜,天灾无祸,一片和乐景象,灿国都城灿城,百姓安居乐业,处处可闻欢歌笑语,百姓感恩当世之皇的圣德,敬佩定国公的战绩累累,保家护国,可让他们生生不息,可让他们安居乐业,只是繁荣背后,总有那么一些隐忧。
  “李头,你这是去哪,急匆匆的投胎呢”
  “唉,又有好戏看了,小王爷又抢亲了”
  “哪个小王爷?”
  “还有哪个,就是将军府的小王爷呗,快走,一会儿好戏该没了”
  “快快,这戏错不得,这小王爷这次抢的哪家的?”
  “这你都不知道,今天可是城北王员外家的大公子纳第十四房小妾”
  “纳妾?小王爷也抢女的?他不是断袖吗?”
  “你这是什么话,好歹小王爷也是个男人”
  “切,才五岁算是男人?毛都还没长全呢”
  “不过这小王爷不是好男色吗,上个月抢了孙尚书家三小姐的夫君,这个月初又抢了张土财主家大小姐的夫君,这个小王爷到底是好男色还是女色啊”
  “这还不简单,都好呗”
  “啧啧,才五岁就横行霸道了,这长大了还了得?”
  ……
  气派的两座石狮立于门前,两条喜红的绸缎打个结,让威猛的雄狮也多了一丝喜气,到处张贴的大红喜字有些飘摇,红灯笼映着昏黄的灯光,满堂的红色让人看了高兴,却有些视觉疲劳。
  一对新人站在正堂,新娘盖着盖头看不出面容,新郎穿着大红喜服,脸上一直乐得裂开嘴笑,只是却笑的口水直流,手上牵着大红花,口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红花上,一名喜婆反而站在新郎身边,为新郎擦擦止不住的口水。
  “一拜天地…”
  “二拜…”
  “嘭”
  巨响掩盖了高喊声,众人惊诧的回头。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长得精雕玉琢,宛如下凡的仙童,一身华美贵服,显示了他的不凡身份,让人忍不住夸赞男孩儿长大可爱,只是身后,跟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带刀护卫,便让人再也没了心思去欣赏小男孩儿的美貌。
  王员外立马从椅子上弹起,一身肥肉哆哆嗦嗦的走到男孩身边,谄媚的嘴脸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恐,“草民不知小王爷驾临,还恕小王爷海涵,今日是犬子新婚,小王爷请上座”。
  王员外心中暗骂,这小祖宗怎么来了,他不会是来抢亲的吧,老天哪。
  小男孩儿把脸别向一边,鄙夷的嗓音脱不了有些奶声奶气,“小爷我可不是来吃喜酒的,小爷是来抢亲的”,我很狂,很狂,很狂。
  王员外顿时脸露惊恐,汗水也淋漓落下,果然,是抢亲的,“小王爷手下留情,改日草民必厚礼送往将军府”。
  “小爷我什么也看不上,就是看上这个漂亮媳妇了,来人,带走”,小男孩儿趾高气昂的说道。
  王员外“噗通”一声跪倒在小男孩身前,“小王爷手下留情啊,我这儿子生来痴傻,好不容易找了这么个媳妇,小王爷您放过草民吧,我可就这一个儿子啊”。
  好不容易?你儿子都十三个小妾了,还不都是便宜了你个老东西。
  小男孩儿嫌恶的挥开两只肥猪手,一脸的鄙夷,“你儿子痴傻关小爷我屁事,又不是小爷痴傻,小爷我今天就是看上这个美人儿了,来人,快带走,快带走”。
  小男孩儿身后走出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二话不说上前抢了新娘子就往外走,门外看热闹的群众慌忙让出一条路,谁也不敢挡了这小王爷的路啊。
  “小王爷留情啊,开恩啊,草民求您了…”
  小男孩儿不怀好意的看着那跪在地上一个劲求情的肥胖身子,“別在无聊的时候來找我,不然显得我是多余的”。
  啊?
  王员外怔住。
  小男孩儿双手背在身后,漂亮的脸蛋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你求我我就不抢,那不是显得小爷我太没面子,别人求我自杀,难不成小爷就自杀?告诉你,小爷是有原则的人,说抢就是抢,算了,这关乎原则的事儿你不懂,来人,带走”。
  不理会身后王员外的求情声,径自抬头挺胸的走了出来,路过围观的群众竟是露出满脸的不屑。
  哼,一群愚民。
  “你们别看小爷我年纪小,年纪小就不能抢亲了吗?告诉你们,小爷我现在用不了,攒着不行吗?地能升值,房子能升值,小妞照样能升值”,一群愚民,小爷看不起你们。
  一番大道理之后,小男孩儿由家奴搀扶着,坐上那豪华的马车知道远去了,那马车内传来得意洋洋的清澈童音,“我骑着小毛驴身后背着弯月刀,降龙十八掌只练会第一招,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咱就跑…”
  围观的群众才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哎,这个小王爷真是不讲道理,他一个五岁的毛孩子抢这么个大闺女去不是糟蹋了吗?”
  “谁说不是呢,听说小王爷抢去的那几个人从此就跟消失了一样,再也没人见过”
  “这…这小王爷不会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
  “男色算不算,抢新郎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这王员外也真够倒霉的,生了个傻儿子,好不容易买个正常点的媳妇还被抢走了”
  “去,我看是报应,谁让他平时奸诈吝啬欺压相乡邻的,活该”
  “就是就是,我听说这王员外才有特殊嗜好,他儿子那十三个小妾全是伺候他的”
  “不过小王爷说小妞能升值,这是啥意思?”
  ……
  将军府,云涯君端坐在厅堂内,鹰隼般的双眸死死盯着大门的方向,刚毅俊帅的脸上露着丝丝怒气。家里的所有奴仆都躲的远远的,茶水冷了都没人敢上前更换一下。诺大的冷气场周围,也就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美貌妇人敢站立,只是此时她娇艳的面容上不免有些担忧。
  云苍澜带着家奴和刚抢回来的新娘方迈入将军府大门,立刻感到了不寻常的压迫气势。
  管家云伯仍然挂着一脸的笑意迎了上来,“少爷,老爷让您回来后去厅堂见他”。
  云苍澜身后的十几个家奴一听,立刻变了脸色,没等云苍澜开口,竟眨眼间溜了个干净。
  云苍澜不满的嘟起嘴,“呸,一群不仗义的家伙,看我下次还带你们出去”,转过脸看向云伯时,又是另外一种表情,圆圆的肉脸,一双可爱的大眼像是要挤出水来,“云伯,我肚子有点不舒服,麻烦云伯跟我爹说一声,我要去茅厕,茅厕,呵呵”
  “这个,少爷,老爷说了,你若是说要去茅厕,就让老奴将茅厕的门锁上”,公事公办。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啊,云伯,我刚才摔着脑袋了,好疼好疼,不好,我失忆了,云伯,你是谁?啊,我是谁?这是哪?”
  云伯挑挑眉毛,“少爷,老爷说了,你要是装失忆,就让老奴拿你脑袋在假山上猛磕,老爷说能刺激你恢复记忆”。
  靠,还让不让人活了,“云伯,我突然想起来,流云哥哥找我呢,我得快点去,太子可不好惹,不能迟到,恩,不能迟到”。
  云伯大手一挥,挡住他逃跑的路线,“少爷,老爷说了,今天太子跟你的约会换地了,就在咱们府里的正厅”。
  正厅?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小爷可没那么傻。
  “云伯,那个我…”
  云伯面无表情,“少爷,老爷说了,你啥理由也别找了,老爷给了你三个选择,第一,自己走着进去,第二,老奴把你绑了进去,第三,老奴拿扫帚把你扫进去”。
  靠,全面封杀啊,有啥区别。
  两只大眼四处一转,两只短腿正准备开溜时。
  “站住,你个逆子”,云涯君满脸怒火的从正厅冲了出来,如一尊雕像般挡在云苍澜面前,“说,这次又给我惹了什么事?皇上亲自派人来招你入宫,你这逆子”。
  云苍澜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不敢看云涯君那暴怒的样子,一只脚在地上划着圈圈,还不时小声嘀咕,“没想到那个肥猪员外也有人认识皇上,给我告状,画圈圈诅咒你”。
  “抬起头来,给我说”,云涯君已是大吼。
  “君哥,君哥你别气,有话好好说嘛”,林婉儿忙为夫君顺顺气,边给云苍澜使眼色,让他不要再让父亲生气。
  云苍澜不满的抬起头,那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脸庞带着些许倔强,“那个肥猪员外强抢民女,还想嫁给他那个傻儿子,我不抢谁抢?”
  “什么?你这个臭小子,竟然又去抢婚,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抢了几门亲事了,你是故意给老子惹事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云涯君随手抄起身边侍卫佩戴的兵器便朝云苍澜砍了过来。
  云苍澜一看不好,立刻躲进看热闹的家奴堆里,而那些原本凶神恶煞的家奴,此时竟也如看好戏般看的津津有味,反正这样的一幕隔个几天便会上映一次,他们已经习惯了。
  “云伯救命,娘亲救命,环儿救命啊”,云苍澜边躲边哇哇大叫,他爹的力道可不能小看,每一下下去都能疼个半死。
  “臭小子还敢躲,看我不打死你,让你躲,老子让你躲”,云涯君不愧是武将出身,人群再多,他也能追上云苍澜那灵巧的身形。
3.天下第一草包-第二章 被罚了
  “娘亲救命啊,我快被爹打死了,爹,我这可是为民除害呢,那傻儿子娶了人家姑娘,还不是被那老头子糟蹋,这叫乱/伦,乱/伦,我这是美化社会风气,防止社会毒瘤产生,哎呦,爹别打了,娘,娘,救命啊”
  林婉儿终于忍不下心,忙上前拖住云涯君,美貌的脸庞满是乞求,“君哥,算了,再打就把云儿打死了,他好歹也是…你的儿子啊”,求情的同时还不忘浅浅的教育一下儿子,“让你平时不学武,你要是有一点功夫,能被你爹追着打吗?”
  “哼,我没有这么不肖的儿子”,话是如此说,可云涯君到底是停手了,只是仍旧愤怒的瞪着云苍澜。
  “将军”,一道温婉怯懦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众人才回过神,他们竟忘了少爷抢回来的新娘子了。
  一身大红喜服不太合身的挂在身上,头上的盖头早已落下,才十一二岁的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小姑娘犹豫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云涯君和林婉儿面前,微微一施礼,“求将军和夫人不要把我送回去,我不想嫁给王员外的儿子,求求将军和夫人”,‘扑通’一声,小姑娘跪在云涯君和林婉儿面前。
  云伯终是有些不忍,看小姑娘的年纪,分明还是个孩子啊,他有个孙女,仿佛的年纪,怎么舍得嫁给那个傻子呢。
  “老爷,夫人,这次少爷虽然做法不对,可是毕竟是救了这位姑娘,不如就饶了少爷吧”。
  听到有人求情,云苍澜整整打的皱了的衣摆,抬头挺胸的看着父亲亲。
  云涯君狠狠瞪他一眼,目光又转回小姑娘身上,她何尝不是可怜这姑娘,可自己的儿子偏偏去抢亲,他可知道,这王员外的三夫人的姐姐的姨妈的堂哥的第三房小妾的外甥女的堂姐,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柔妃。
  “夫人,求你不要把我送回去,我会洗衣服会干活,我什么都能干,求求夫人救救我吧”,小姑娘哭得声嘶力竭,外界对着小王爷的评价不是太好,可是这个将军和将军夫人却是好人。
  “君哥,你看…”林婉儿终是心软,美眸乞求的看着云涯君,而云涯君最受不了的便是自家夫人这幅样子。
  “好了好了,便让她留下吧,不过这死小子还是得进宫,跟皇上面前请罪”,虽然是救人,可始终干的不是好事。
  “君哥…”林婉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可就怎么一个儿子,可是却…
  “不用说了,来人,备马,臭小子,随我进宫请罪去”,就算心里疼儿子,可是这国法还是得有,谁让他是灿国的护国将军呢。
  灿国皇宫,正炀殿
  灿国盛天皇帝一声黄色龙袍,正襟坐在金黄色得龙椅上,才四十岁左右得年纪,两鬓却是多了几缕银丝,显然是太操劳国事。
  火炀看着殿下跪的不安分的小人儿,眸中精光一山而过,“云儿这是又闯什么祸了?”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云涯君恭敬的跪在云苍澜旁边,恨铁不成钢的看一眼云苍澜,“禀皇上,臣教子不严,逆子竟再次抢亲,求皇上责罚”。
  “哦,这次云儿又是抢得哪家男子啊?”
  火炀的话引来殿中窃窃私笑,云涯君尴尬的狠狠瞪向身边的不肖子。
  “皇上”,火炀身边一名美人,如蛇一般缠上风玉羌,嘟着红唇,满脸的委屈,“皇上,就是我昨晚跟您提过的那个啊,小王爷这次抢得可不是男子了,而是女子”,柔妃嗤笑的看着下面的云苍澜。
  “哦?云儿终于懂得抢女子了,这可是好消息啊,爱将,何必还要责罚云儿呢,云儿你说是吧?”
  云苍澜瞬间笑了起来,笑的小人得志般张扬,“皇上你不罚我了吗?我就说嘛,不就是抢个婚嘛,爹干吗要大惊小怪,我可是皇上亲封的小王爷,谁敢说个不字,抢他的那是看得起他,我是有品味的人,一般人还看不上呢”。
  火炀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却很好的掩饰住了。
  “住口,你这个逆子”,云涯君大吼出声,随机恭敬的转向风玉羌,“皇上恕罪,逆子口无遮拦,请皇上责罚”。
  “唉,爱将何必如此严厉,云儿的性子朕还不知道吗?云儿心直口快,最多只是被宠坏了些,他还小嘛,不碍事的,不碍事”。
  “不,皇上,臣得皇上器重,被封为定国公,如今臣的逆子得皇上又亲封外姓王爷,已是赏赐盖天,如今逆子凭着这封号胡作非为,实属辱了皇上,还请皇上责罚”。
  “恩,这样好了,让云儿在家思过一个月,一个月内不得出门,恩,就这么办好了”,火炀随便想了个惩罚方式。
  “啊,皇上,那我岂不是一个月不能上街,可是街上的翠姐姐还等着我买她的花呢,小兰儿的首饰可也卖不掉了啊,城东街刚来一卖画的,长的可秀气了,我一个月不上街,他们可是会寂寞的,不要啊,皇上换个惩罚好不好”,精致的圆脸怪异的扭曲着,似乎是极力想挤出几滴泪来,可惜失败了。
  “臭小子,你才五岁,连街上的小姑娘都不放过,爱将,你可真要好好管教管教云儿了,如此不学无术怎么行?”火炀故作严厉的说道。
  云涯君谢恩,“是,臣定当好好管教逆子”。
  “皇上不要啊,我不要一个月都关在屋子里啊,不要啊”
  “你就好好闭门思过吧,改日再到宫中来玩,朕给云儿准备好吃的,呵呵”,火炀笑的就如慈爱的父亲,可是眼角那丝精芒还是出卖了他。
  “不要皇上,您换个惩罚吧,比如说罚我吃青椒,罚我不能吃糖,罚我跪祠堂都行啊,皇上别走啊,唉您别走啊,呜呜,云儿没有人疼了,呜呜呜呜”
  火炀也不管云苍澜的大呼小叫,径自搂着柔妃走了出去。
4.天下第一草包-第三章 火凰胎记
  将军府,云苍澜房内
  小姑娘褪去火红衣衫,虽然一身的下人衣服,随意在头顶盘了个姑娘发髻,可是那轻灵的脸盘和清澈的双眼,已能看出她长得不错,再过个几年,也肯定是大美人一个,也怪不得王员外在她十二岁时便迫不及待的逼着她嫁进门了。
  “妈的,给我告状,一个月不能出房门,想闷死小爷我是不是,哼,改天把他那傻儿子扔茅坑去,让你告状,让你告状”
  云苍澜边走边骂骂咧咧,粉嫩的脸颊上因生气变得有些涨红,若不是那满脸的气愤和刁蛮的双眼,任谁看了都以为是见到了天上的仙童,只是,云苍澜却与仙童毫不搭边。
  “哐啷”,一脚揣开房门,小姑娘吓得躲到床边。
  “你干吗的,在小爷房里想要偷东西吗?”
  “没有,我没有,夫人留下了奴婢,让奴婢以后伺候少爷”,小姑娘吓得忙跪了下来,清丽的小脸满是恐慌,这样的刁蛮少爷,让她害怕。
  “是我娘留下了你?”云苍澜俯视着小姑娘,居高临下的神色,宛如看着自己的奴隶,即使个子只比跪着的小姑娘高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不知为何,此时的云苍澜看起来却与方才有些不太一样。
  “是,是夫人留下了奴婢”
  “她让你伺候我?”
  “恩”
  浑圆的大眼半眯,眸中闪烁着与年龄不相符的东西。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谁是你的主子?”低哑的嗓音,竟没了方才的骄纵,反而带着不容忽视的压迫。
  小姑娘恐惧的抬起头看向云苍澜,只见他小小的身子背着手站在她面前,可是她却觉得,她面前站了一座山般压抑,看着他的双眸,竟也被那眸中的成熟和深沉所惊吓住。
  “你可知是谁救了你,你以为我真的是吃饱了没事干看上你的美貌去抢亲?哼,若我不同意,即使我母亲留下你,我也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现在,可知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了?”一字一句,虽然带着浓浓的童音,可他给人的威慑,也是不能忽视的。
  小姑娘如一滩泥般瘫软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云苍澜。
  这一刻,她才知,外界传闻小王爷不学无术,小王爷骄纵蛮横,小王爷喜好男色,小王爷男女通吃,所有的传闻,都是假的,眼前这个一身冷烈气息,一双凛冽眸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小王爷。
  “奴…奴婢知道了,从今…从今以后少爷就是丫头的主子,丫头誓死追随主子”,此时此刻,她若还认为眼前这个五岁的少爷是那个人前骄纵的小王爷,那她就是死一百次都不够了。
  “你叫丫头?”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爹没有给奴婢起名字,娘亲便叫我丫头”
  “家里可还有亲人?”
  “没有了,前几年天灾,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奴婢才被卖到了王员外家”
  “今年几岁?”
  “十一”
  粉嫩的小手在空中一拍,清脆的响声还未落,房内突然出现一名黑衣少年,少年同云苍澜一般的冷漠,只是年纪似乎比云苍澜大了五六岁。
  “主子”
  恭敬的嗓音还有脱不去的稚嫩,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比同龄人还成熟了许多。
  “我身边不留无用之人,若你想活下去,就拿出你的本事来,以后你就以云雨为名,云起,我就把云雨交给你了,若是她无法成气候,就直接杀了吧”,云苍澜淡淡的说着,“杀”字出口,就如谈论天气般平常。
  “是,主子放心”,男孩恭敬的回答,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面对一个才五岁的小男孩,眸中却有掩饰不住的敬佩和憧憬。
  云雨虽有些害怕,可云苍澜救了她却是事实,他能给她名字,能给她安身之所,她便很高兴了,报答他,是她唯一的心愿。
  “云雨谢主子赐名,云雨必当尽力为主子效命”,学着云起的语气,虽然有些生嫩,可云雨眼中的坚定,让云苍澜很满意。
  “记住,我云苍澜最恨的,就是背叛和欺骗,下去吧”
  “是”
  云开带着云雨离开,房内只剩云苍澜,一声哀叹不由自主的溢出声。
  “云儿,在不在?”温柔甜美的嗓音隔着门传了进来,云苍澜收起浑身震慑之气,犀利的双眸带上骄纵的童真,不紧不慢的走到床边,连鞋子都没脱便躺上了床,胡乱掀起被子盖住头。
  等了许久不见有人应声,林婉儿径自推开门走入屋内。
  当看到那气鼓鼓的小山时,美眸溢出宠溺,若柳扶风的轻轻走到床边坐下,唇角带着温柔的笑,“云儿还在生气呢?”
  “哼”,被子里面传来一声闷哼。
  “娘亲听环儿说云儿没吃晚饭便回了房,可是在气你爹带你去见皇上?”林婉儿不厌其烦的轻声细语说着。
  被子猛地被掀开,露出云苍澜那委屈的小脸,小脸上似乎还带着泪痕,“娘亲,爹是坏蛋,他竟然让皇上惩罚我,娘亲,云儿到底是不是爹亲生的?”
  云苍澜紧紧钻在林婉儿的怀中,那种软绵绵香喷喷的感觉,让他觉得安心,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美丽又温柔的娘亲。
  林婉儿微微一笑,为云苍澜的童言无忌而笑,“云儿胡说,云儿当然是你爹亲生的啊”,轻轻拍着云苍澜的背,林婉儿笑的幸福。
  贪恋的嗅着林婉儿怀中的母香,云苍澜说道:“那爹怎么舍得罚我,我不是真小子,我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要是真被打了可怎么办”。
  “嘘,云儿小声点”,林婉儿紧张的看看门外,示意一边的环儿将门窗关紧,“你是女孩子的事可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万一让别人知道了,这可是欺君之罪,你也别怪你爹爹,本来我和你爹只想将你当男孩儿养,安安稳稳的养大了将你送到别国嫁人生子,可没想到皇上反而将你封了个异姓小王爷,虽说这是恩宠,可却让你不能平凡的长大,也因此你爹才格外的要小心,不能让你在皇上那里落下什么口舌”。
  “娘亲,你们真信那个什么狗屁道士的话吗?”云苍澜钻出林婉儿的怀抱,满是天真的问。
  “怎能不信,你出生当日,那个道士来咱们府上,一开口便说出你身上的火凰胎记,任谁听了都深信不疑”。
  “那娘亲就真的相信我是那什么救世天女?我可对统一天下没什么兴趣,我只要吃好喝好,逍遥自在就行了”。
  “娘亲也不想你掺和世间杂事,只想你快快乐乐的长大,可是那个道士说,你若想要实现你出生那一刻的愿望,便只能凑齐七支羽翎,然后统一天下”。
  火凰降世,七凤伴生,羽翎齐聚,水火相融,傲戏苍澜,天下归一
  “我出生那一刻的愿望?”林婉儿怀中的云苍澜喃喃自语,双眸却不禁暗沉了许多,她出生那一刻的愿望,只有一个,回去那个世界,吃了那个人的肉。
  “云儿的愿望是什么?”林婉儿温柔的看着怀中的云苍澜,似乎能溺出水来一般。
  阴沉的眸子瞬间掩去,只留下满眼的纯真和撒娇,“云儿的愿望当然是抢遍天下美男美女,我可受不了那些丑八怪在身边晃”。
  “你呀”,林婉儿宠溺的点点云苍澜的额头,满脸的宠溺。
  “总之还是安分点,别总让你爹生气,你爹也是为了你好啊,还有,你身上那些恶习都是跟谁学得,要是让娘知道,娘非扒了他的皮,让他带坏我的乖女儿”。
  “呵呵,呵呵”,云苍澜只能干笑,哪里有人带坏她,都是她带坏别人好不好。
  “好了你也别闹别扭了,起来吃点东西早点睡吧,不吃东西可就长不漂亮喽,还有,你爹正在气头上,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府中吧”。
  “娘亲,不嘛,呆在府中我可是会长毛的”,云苍澜不依的开始撒娇,可林婉儿这次可是铁了心的。
  “长毛也不许出去,还想给我抢亲是不是,做什么不好,偏偏去破坏人家的姻缘,娘亲还没跟你算账呢”,林婉儿冷着脸,眼中的温柔却出卖了她。
  “我看他们可怜嘛,哪个是自愿娶自愿嫁的,我还帮了他们呢”,云苍澜不敢大声反驳,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