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尘纪在线阅读_灵尘纪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2 16:08:48 作者:cwlseo
万里云间,天色泛黄。

    空气中散发着腐烂的气息,阴冷古怪的充斥着每个角落。

    这是一片废土,周围十里只有一颗缠绕着枯藤的巨大古树,树枝繁茂,似一大片乌云,树干直插云霄,一望望不到顶,枯黄的树根如同神链一般插在地表上,无比粗大的树枝上,摇晃的树叶在暮色下显出鲜红的血色,细细看去,在每截树枝末梢上挂着大小不一的小铃铛,上面画着一些图案,不知其所云。

    十里外的边缘地带,有无数的人影伫立着,他们围在古树周围,有的站在原地,目光炯炯的看着古树,有的漂浮在空中,散着青色光芒,更有甚者,骑着烛龙,虎视眈眈的目视前方,每个人都出奇的安静,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诡秘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暮色渐渐的沉了下去。

    废土再往外走都是黄沙,二十里外的一处小小的沙丘旁,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正缩着头,偷偷的打量着四周,似乎怕被别人发现。

    大的那个是一个老头,穿着破布衣裳,像一个老神棍,眯着眼睛正仔细看着前面十里处围着的人影。

    小的晃着脑袋,十岁左右,眼睛闪着小小的光芒,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问:“前面的人为什么不动啊?”

    老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小声一点,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无人发现他们,才说:“他们在等,等暮色完全消失,此时阳气没散,无法引出阴兵。”

    小的“哦”了一声,抹了抹眼睛看向天空中最后一抹暮色压着灰蒙蒙的云消散在视线边缘。

    这时起风了,黄沙卷起,飞沙走石。

    来了!老头浑身绷紧了,抓住小的,塞给他一块温热的玉,叮嘱道“这是虚魄玉,可以避邪物,千万不能丢失。”

    玉很浊,上面刻着不知名的怪物,小的攥紧了玉,紧张的看着古树的动静。

    “铛铛铛。。”

    古钟声突然响了起来,声音颤悠诡异,一阵一阵的连续敲打着,仔细一听,竟是从古树内部传来的,声音就像地狱恶鬼的哭嚎,压抑的向周围席卷而去。

    十里外围着的人影摆出了警戒的姿势,有人摆出了普光印,佛光四散,有人祭出上清图,清神定心,无宝物的人集在一起,围成一个不知名的阵,稳固心神。

    古树轻轻的颤动起来,树枝挂着的铃铛摇晃了起来,清亮杂乱的声音响彻云霄,此声音如同万鬼痛哭,让不少人脸色发白。

    “这是招魂铃,是召唤阴兵的钥匙。”

    老头面色一振,目光盯住了古树树根。

    地狱之门要开启了。

    树根从轻轻的颤动慢慢开始变得剧烈,废土裂痕四布,仿佛一碰就会支离破碎,树根慢慢变黑,一股**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迅速扩散到二十里之外。

    小的皱了皱鼻子,看向古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的似乎看到了一个巨大虚影笼罩在古树上。

    突然,天空传来“咔咔”的声音,天空化为一片阴冷的红色,小的“呀”的叫出了声。

    远处天空,一片阴森的古城从虚影中透了出来,古城大的没有边沿,漂浮在半空中,如同地狱般的压抑扑面而来,鬼气直冒的城门刻着乱七八糟的字体,红色的血不停的冒了出来,除了震撼便是恐惧。

    “鬼城马上要打开了。”老头将一幅阵图扔出围绕在四周,散出的青光环在左右,说:“记住阴兵出来时,闭上眼睛不要看,免得魂被勾了去。”

    小的用劲的点了点头,问:“我们要进去吗?”

    老头摇摇头,说:“没有人进入鬼城还能活着出来,这次我们要进入的是仙迹。”

    所谓的仙迹,隐匿在通天古树之上,在其周围有一个神秘的结界,硬闯着必死,传说那是仙墓,无人可以随意进出。

    但除了今日,因为阴兵借道,鬼城出现,结界会打开一个缺口供阴兵进入,鬼城十年出现一次,阴兵进入结界后会在天亮之前从结界出来,鬼城又会消失,结界的缺口将会重新合拢。

    “如果结界合拢之前,我们还没有出来,将会在里面再待十年。”老头说:“而这仙迹里面凶险万分,诡异无比,虽有万种机缘宝物,但没有实力,那也没命消受。”

    小的吃吃的张大了嘴巴,愣一会儿才回过神,刚想开口说话。

    老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天空虚影闪了一阵诡异的血光,城门微微的颤动,竟好像是有人在向外推一样,城门渐渐打开了一个缺口,阴冷的风透着鬼气,让在场所有人心头一紧。

    “嘶”

    城门小小的缺口忽然扒出一只枯瘦发紫的手,干裂的手背上冒着黑色的血,只见这只手轻轻一推,巨大的城门竟然直接敞开,一阵剧烈的阴风仿佛从地狱下吹了出来。

    风越刮越打,很多人脸上毫无血色,纵使有宝物保护着,他们依然紧闭着眼睛,不敢去看。

    老头的阵图将他们两个人紧紧包裹着,小的紧闭着眼睛,耳边却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在如此诡异的环境下,小的心中紧张的不敢呼吸了,死死的闭着眼,生怕魂被勾了去。

    风还在吹,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耳边除了风声还是风声,小的心中有些痒了,心说:阴兵是不是走了,想问老头又不敢随意开口,好奇心抓挠着,小的忍不住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向鬼城方向看去。

    却只有大开的城门,冒着地狱的幽光,宛若一张魔鬼的脸狰狞的笑着。

    小的心说:老头是不是骗我,这哪里有阴兵?回过头刚想开口问他,猛地发现不对劲,周围竟然已经空无一人。

    小的瞬间头皮发炸,一股寒意从背后传来,连忙回过头,一个身穿破旧战甲、面容黑紫的阴兵,眼神阴冷怨毒的看着他。

    小的吓破了胆,拔腿就想跑,却只感觉脚如灌了铅似得,全身无法动弹,小的目眦尽裂,阴兵伸出一只和城门上同样枯瘦的手,向小的脖子上掐了过来,呼啸的风夹着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就是被勾去魂魄吗?小的恐惧的想大喊,喉咙却仿佛被堵住了一般,根本叫不出声音。

    死定了。小的心中惊恐的喊着。

    枯瘦的手在小的视线中越放越大,一股浓烈的**的味道传到了小的鼻尖,在神经崩溃的极限,他看到阴兵露出古怪而诡异的笑容

    “啪。”

    小的感觉脑袋一痛,眼前的景象瞬间消失,恐怖的阴兵一下不见,小的愣愣的抬起头,才看到老头已经收起阵图,周围还是黄沙阵阵,鬼城虽然还漂浮在半空,但可怕的城门已经关闭了。

    老头狠狠的瞪着他,说:“你刚才是不是睁眼了?”小的下意识的点了头,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脱离出来。

    老头气的一把揪住他的耳朵,说:“小王八蛋,你知不知道,你的魂魄差点就被勾走了。”

    小的耳朵一疼,心便回过神,看着老头气急败坏的样子,心说,没那么夸张吧,自己现在不是没事吗。刚想着,小的感觉身体有些异样,下意识将手伸进口袋,脸色忽的一白,连忙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

    手心处原本温热的玉,碎成了四大块,断裂处冒着血丝,像一块阴冷的骨骼。

    “保命的东西就这样没了。”老头叹了口气,说:“它为你抵了一命。”

    玉不再温热,最后一丝温度在小的指缝中流走,被风轻轻一吹,玉化为了粉末,消散在了空中。

    阴兵已经进入结界中了,缺口在阴冷的光下,越来越薄,十里处的人群蠢蠢欲动,仙迹中走进去百死一生、凶险无比,但无数的人依旧争先恐后进去,里面的宝物机缘功法秘术,得一者便可傲视群雄。

    老头看着古树树根开始松动了,转过头对小的说:“古树是整个结界的中心点,缺口会在树顶那里打开,而十里范围内只要有人踏入,就会出现数量极多的蚀灵,极其危险,现在那虚魄玉也没了,一定要跟紧我。”

    蚀灵是一种极其诡异的怪物,它们只吃灵魂。

    小的想起刚才的场景还有些后怕,立即用劲点了点头。

    风忽的停了,阴冷的啸声戛然而止,黄沙弥漫四周,小的看向古树,树根在疯狂的颤动,十里废土开始出现纵横交错的裂纹。

    有不少人开始后退,伫立不动的都目光炯炯的看着古树。

    树根颤动起来,粗壮根部震的四周黄沙四溅,紧接着在小的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下,树根像一只手掌一样,将整棵参天巨树撑了起来,树顶将那一处薄薄结界顶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结界打开了!!

    人群中有人迫不及待的踏地而起,如一颗流星一样,向古树树顶冲去。

    后面的人也都纷纷祭出宝物,掐着法决冲向树顶。

    小的刚准备掐法决,老头一把拦住了他,眼睛转向古树,说“再等等。”

    第一个人速度极快,笔直的向结界缺口冲了上去,灵力波荡四散,肆意挥霍着。

    小的心里很是着急,看向地面上,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无数的人影疯狂在向缺口冲去,只有五个人,目光炯炯,伫立在地面,静静的看着古树。

    小的有些疑惑,难道还有什么变数吗?

    这时,天空中第一个冲上去的人,速度忽的慢慢缓了下来,就好像完全失去了向上的推力,小的还以为他灵力不够,正疑惑,那个人竟然在空中像是睡着了一样,随惯性上升了一小段距离后,那人在空中止住,竟从半空开始往下坠落。

    怎么回事?小的仔细看去,发现那人眼睛紧闭着,脸上已毫无生机,宛如失去了灵魂一样。

    小的震惊,又看去。

    越来越多的人影开始在空中减少速度,一大堆人开始往下坠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的震惊的叫道。

    “看古树的树叶。”老头的声音在小的耳边响起。

    小的睁大眼睛,看向古树的树叶,树叶比之前更红,如同血液一样冒着诡异,仔细看去,树叶似乎又冒着红光,给人阴冷的感觉。

    “那就是蚀灵,灵力一但外露,就会吸引蚀灵的攻击。”老头说道:“它在瞬间就可以吸走人的灵魂,化作古树的养分。”

    小的听了,心中直冒冷气,抬头看去,在鬼城作为背景的古树变得更加狰狞和恐怖了。

    ;第一个人的尸体从空中坠落,狠狠的砸到地面,激起一阵黄沙。

    小的忽的睁大了眼睛,尸体落在地面的一瞬间,突然一种令人恐惧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极端的阴森。

    再看向尸体,却只有一张被剥下来的人皮,在那一瞬间这具尸体已经被什么东西吸得一干二净了。

    “那是地鬼,藏在地底,吃人血肉。”老头说了一句,看向还在地面伫立的几个人紧缩眉头,老头不担心怎么进去,他只是感觉有些不详。

    终于,伫立在地面的几个老人动了,踏地而起,黄沙飞溅,灵力剧烈波动,他们的身形瞬间冲出去百米。

    小的张大了嘴巴,愣愣道:“好快。”

    那几个老人就像一道光,速度恐怖之极,灵力几乎像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而古树蚀灵感受到如此强大的灵力,几乎全都暴动起来,远远看去,如同万千鲜红的叶子在疯狂的嘶喊。

    那几个老人丝毫不在意这些,几乎几个呼吸间,便超过了正在在急速向结界缺口靠近的人群。

    小的看的目瞪口呆。

    老头拍了一下他的头,道:“别看了,我们也跟上去。”

    老头一把提着他,脚轻轻一点,离开地面向树顶飞去,速度不快不慢,但令人惊奇的是,老头身上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散出。

    老头提着小的一直保持不变的速度,跟在人群后面,尽管蚀灵极多,却没有一个攻击他们的。

    很快人群渐渐冲进了结界,消失了身影,老头左右望了望,灵力微微散开,一个瞬步带着小的冲进了结界。

    小的只觉得眼前一晕,就进入了结界,结界缺口进去竟是一个小小的通道。

    老头一言不发,速度开始加快。

    小的感到一阵呼呼的风灌在周围,就像刀割在脸上一样,眼睛根本睁不开。

    这速度感觉和刚才那五个人有得一拼。

    小的用手遮住脸,努力的睁眼,想看看结界通道的模样,这时,耳边突然一阵模糊的声音。

    “铛铛铛。”

    像老僧敲钟一样,声音从外面传来的,极度压抑。

    紧接着,小的浑身一颤,似乎听到了无数招魂铃响了起来,声音混杂,如同万鬼哭嚎。

    招魂铃又要召唤阴兵了吗?小的挣扎的把眼睛努力的睁开,风刮的眼睛周边生疼,小的眼睛眯成一道缝,视线内结界的缺口越来越小,透出一道道光晕在结界周围散着涟漪。

    风开始慢慢减小了,小的将眼睛完全睁开,看向结界缺口,感觉头皮一炸,浑身发麻。

    结界缺口外面,鬼城的城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个黑色高大的影子伫立在鬼城的城门处,根本不是一个人的模样!

    小的惊恐万分,刚想大声叫,却身形一顿,感觉老头速度猛地提升,眼睛突然一黑,紧接着小的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冲破水面一样,呼啸的风一下停止了,眼睛迷糊了一下,随后渐渐开始清晰起来。

    仙迹,进了?

    小的立住身子,揉了揉眼睛,看向周围,这是一个宽阔的大堂,没有人,没有金碧辉煌,只有几个四四方方的台子突兀摆在大堂中间,大堂是圆的,周围的墙壁上有一些通道,似乎通向不同的地方,一眼望去全是黑洞洞,看不到尽头。原来结界的缺口通道就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这个大堂竟然没有丝毫人进入过的痕迹。

    “那些人呢,先我们一步进入的人群呢?”小的问出疑惑。

    老头解释说:“每个人从结界通道进来都会到不同的地方。”说着回头看了看,结界通道散着光芒,仔细看去,竟是一个小小的传送阵。

    小的晃了晃头,幸好老头一直抓着他,不然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万一传送到了另一个危险的地方,那就死定了。

    小的又想问刚才在结界通道看到的影子,那影子实属古怪,有一种不祥一直萦绕在小的心头,不过,话还没说出口,老头突然叫他噤声,并把耳朵靠向墙壁。

    小的也学着把耳朵靠向墙壁,仔细的听着。

    “咚咚。。咚咚”在一片寂静中,一阵宛若打鼓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声音极其细微,如果不是老头皱起眉头,小的还以为是幻觉,不过这声音很是古怪,响了几声后又渐渐弱了下去,消失不见。

    在墙壁那边应该有人吧。

    小的想着,看向老头,才发现后者眉头紧皱着。

    ”怎么了?”小的问道。

    老头摇了摇头:“有麻烦了。”小的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是因为刚才的“咚咚”声。

    老头解释道:“仙迹里面有数千万年都不为人知的巨大秘密,里面的东西都十分诡异,刚才的声音明显是活物才能发出来的,怕是不详之物。”

    小的第一次进仙迹,以前从各种古籍中也看到过仙迹的只言片语,但内容太少了,记载的不多。

    这时,老头拿出一个小小的罗盘,罗盘上面铭文密布,中间立着一只小小的石雕,模样像蟾,老头将手放了上去,青色的灵力浸染在上面,冒着微微的青光。

    罗盘上的铭文开始发亮,像是被烫了一样,蟾开始冒金光,左右晃了一下,蟾身开始转动起来,转了几圈后,蟾的颜色变成了金色,并面朝东边。

    小的连忙伸出头看去,东边对着一个小小的通道,黑洞洞的让人不安。

    “金色代表有宝物。”老头拍了他一下,说,“跟在我身后,我们进去。”

    小的点了点头,跟在后面。

    老头收起罗盘,脚步很缓的向通道走去,速度不快,刚好让小的能跟的上。

    走到通道口,老头眼睛向里面看了看,没有多少犹豫,便一脚走了进去,通道的光线很弱,老头身影刚进去,就完全没入黑暗了,小的心中一悸,连忙追了上去。

    走通道真的是很渗人的一件事情,光线很弱,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东西,并且,小的试了试法决想照亮一下,却发现灵力在这狭窄的通道也不能用。

    不过还好老头的脚步声一直在前面,让小的紧张的心暂且有了舒缓。

    通道里面很复杂,不止是单纯的一条路,里面还有各种的分岔路口,由于灵力不能使用,老头也没有拿出罗盘定位,而是一直向着东面走。

    通道绵延无尽头。

    小的望向又一个岔路,心中有些抱怨,这设计仙迹的难道是一只地鼠吗?打这么多通道和岔路。

    正抱怨着,耳边除了老头的脚步声,似乎又多了一种极其细微的声音。

    小的脚步不歇,跟在老头身后不停走动,很难清晰的听到这声音到底是什么,只觉得有些熟悉。

    到底是什么?小的还没想明白,突然感到脚底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这通道的路不是平的,摔下去实在是有些疼。

    小的正想爬起来,心中一动,便将耳朵靠向冰冷的墙壁,那阵声音细微缥缈而又清晰的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

    是在进入通道的那个大堂中听到的声音,小的心中开始有些不详,不过一想到那声音在身后很远的地方,便放下了心来。

    站起身,小的刚准备继续走,突然面色一白,他猛然发现,在这黑漆漆的通道,一直在前面响着的脚步声,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这种感觉像有无边的恐惧席卷全身,小的咬着牙,飞快的跑向前去。

    这通道十分复杂,岔路口不可胜数,走错一步,便相差十万八千里,小的一边飞快的跑着,一边暗怪自己没有跟紧,但又十分疑惑,自己摔倒了,老头应该有所察觉才对,怎么在几秒之间就不见了脚步声。

    不过在这个黑漆漆的未知的通道中,小的不敢想太多,一个劲的往东边跑着。

    跑了一阵,小的有些不那么紧张了,因为从那里开始便一直没有了岔路,虽然有些蜿蜒,但只有一条路,那么老头也应该在前面了。

    小的继续跑着,这条路漫长的有点可怕,似乎没有尽头般,加上黑暗和蜿蜒,小的不敢跑的过快,怕一头撞到了转弯的墙壁。

    时间缓缓过去,黑暗中对时间的概念会变得模糊,而未知和紧张会让人失去一些常理的判断。

    小的感到有些累了,他只是一个刚刚接触修灵的小孩子,蜿蜒的通道加之黑暗的压迫,让他体力有些不支了,他停在原地喘着粗气,剧烈跑动下的喘气声,在寂静的通道内十分清晰。小的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心中的不详又席卷了上来。

    老头就算没有注意到自己跟丢了,速度应该也不会快过自己跑的速度,而自己跑了这么久,竟还没有追上他,难道是自己没注意走了岔路?小的刚冒出这个念头,立马又否定了,这通道不太宽,走岔路的话,自己一定会注意到的,难道是老头速度加快了。

    小的胡思乱想着,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也顾不得多休息一会儿了,如果老头速度加快,一定遇到什么事情了,小的深吸一口气,开始继续向前跑着。

    接下来小的边跑边看,光线虽然很弱,但他还事能分辨出转弯的地方和有没有岔路口,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并没有岔路。

    这条路绵延无尽,蜿蜒曲折,长距离跑动和不平整的路让小的体力不支,气都有些喘不上来了。

    又一个转弯,小的感到眼前的路口变化,脚向转弯处移动。

    “咚。”小的脑袋一疼,整个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紧接着,他甚至来不及喘气,身体因绝望和恐惧开始颤抖起来。

    眼前,一面光滑的石壁挡在眼前。

    是一条死路,无法通过也无法藏人。

    小的沉重的呼吸着,耳边忽的听到了“咚咚”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