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入梦最新章节_道心入梦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2 17:55:28 作者:cwlseo


傍晚,黑色的天幕中隐隐透着微红,仿佛残阳还没有落尽。但星星已经满满当当占住了天幕每一个角落,像鬼火一样闪烁着,妖异非常。

今天的天色是比往常黑的要快一些,

“又来了。”中年道人呢喃了一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将手中灵幡靠在了一旁,手中诀咒掐了数次,结果都指向同一个,也是道人最不愿见到的那个。

末世之兆!

世道要乱了!

……

这样的天象之前曾出现过一次。道人当初心中还抱着一些侥幸,但今日,妖异天象重现。

终究不是巧合啊,道人心中苦笑一声。

“师父,天黑了。”小道士对中年道人说道。

市郊两旁的路灯还没有亮,天却以极快的速度暗了下来。

中年道人神色恢复,爱怜的摸了一下徒弟的脑袋:“强儿,随师父回城。”

小道士奇怪问道:“回城?咱们不是刚从城里出来么?”

小道士叫李强,十七岁,出生就不知父母是谁,中年道士从荒郊野外将他捡来,两人自然成了师徒。李强这个名字,据说是道人听了一句什么歌谣,随口取的。十多年来,李强一直随师父在山门中学艺。

李强不知道师父叫什么名字,好像姓张,又不能确定。

而所谓的山门,不过是一座无名荒山上的破落道观。厢房十余间,但十多年来,从无半个香客。只有师徒两人在这道观中,种地,读书,练功。

说是只有师徒两人,也不准确。

早些年,师父曾经在山中捡到过一个小女孩,叫落落。落落比李强小一岁,来的时候十一二岁,三人一起在道观中生活过两三年。

直到一天夜里,女孩在道观中消失了,连一件随身物品也没有留下。李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为什么要走。就好像她从来没有来过一样,给李强留下唯一的印象,就是女孩月牙般的眼睛和浅浅的酒窝。

一晃,就是三年。

“毕竟,道观的日子还是乏味、清贫了些。”这是师父对李强说的。

李强不知道师父口中的乏味和清贫是什么意思。

从他记事以来,日子便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锄地、担水、劈柴、练功、看书。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每日午后和傍晚,师父给他授课,李强可以听到许多从没经历过的事,比他在书本上读来的还要精彩百倍。

落落口中的世界,师父口中的世界,书上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乏味、清贫究竟是什么?师父没有说,书上写的也不甚明了。

落落突然的出现和消失,让李强对山门外的世界产生了更多的向往。

那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李强时常在想,锄地时想,担水时想,劈柴时想,练功时想,看书时,也想。

终于在半年前,师父收拾了衣冠等随身之物,卷了个布包,持着灵幡、拂尘,对着李强说出了两个字:“下山。”

出山门前,师父对着寂寥的苍穹喝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李强隐隐有些错觉,师父的断喝让整个天幕都在闪烁。

那天,天色黑的很快,山风很大,师父再没有说话。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半年来,李强跟随师父走过很多城市,最近停在了长安。

这座城市比起他之前到过的那些都要繁华,李强对它很有好感。三州花似锦,八水绕城流。师父告诉过他这座城市三千年的底蕴,十三朝古都,强汉、盛唐皆定都于此!

不过比较起来,他更喜欢这里的小吃街,那里有羊肉泡馍、胡辣汤、肉夹馍、臊子面。每每想起,都莫名感到脸上燥热,满口生津。

但总有一些事情令他疑惑。

就在刚才,回城之后,商业街明晃晃的霓虹灯下,李强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和一个浓妆大波浪的中年女人热烈的调笑,师父很自然的将写着“降妖伏魔,测字算命,专治跌打损伤”的灵幡随手扔到了一边。

女人娇笑出声,一手捂着脸,一手轻轻的给了师父一个巴掌。拉着师父走进了一个闪着粉红色灯光的房子。

这就是不乏味,不清贫的生活么?李强不确定。

师父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下山前,师父还专门叮嘱过,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不要轻易招惹。甚至还编了歌谣,让李强背唱过多遍: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怎么师父就不用躲呢?难道是师父道行高深的缘故?

……

一定是这样!

半年来,师父靠着测字算卦,不仅赚到了两人的路费,还饶有剩余,经常带着李强大快朵颐。山下的食物可真真比道观中的青菜豆腐强上许多。吃到高兴处,师父还每每饮下一碗烈酒,快意的吟唱起诗文。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

每次听师父唱至**,李强都觉得周身热血沸腾。

到了近两个月,李强起夜时,经常发现师父的床铺是空的,天亮了又忽然出现,身上带着些酒气和刺鼻的香水味。

师父干什么去了?李强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强。终于有一天,将问题问了出来。

“渡人!”师父高深莫测的答道。

果然如此!师父不甚高大的身躯,在李强的心中又伟岸了几分。为了渡人,师父日夜不休,即使连老虎一样的凶猛的女人也不躲避!

渡人辛劳啊。看着师父眼中的血丝,李强暗暗责怪自己道行不够,不能替师父分担。这些天,师父的精神比起在山上时,明显差了几分。

“娃娃,刚才进去那算命的,是你爹么!”

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李强的恍神。刚才和师父挽手进了粉红色灯光房间的大波浪中年女人,双手插腰站在了他面前,下身的裙子开叉几乎到了胸下,一整条白腿露了出来。

“他不是我爹,他是我师父。”李强有些局促,心中好奇道,前几番师父渡人,一般不是都要两个小时甚至更久么,这次怎么这样快?

“我不管他是你爹啊,还是师父什么的,总之跟你有关系就行了。你师父在里面吃霸王餐被扣下了,交钱。”

“交……交钱?”李强没有反应过来,渡人,要交什么钱?

“它喵的,当然要交钱,老娘的豆腐是白吃的么!?两千块!”大波浪女人怒极,一张大脸凑到了李强的鼻尖前,大声反问道。

“什么豆腐要两千块,我昨天在永兴坊那边吃,一盘才10块。”李强分辨道。

“老娘的豆腐,就值两千!”大波浪女人不容置疑。

好泼辣的女人,怪不得师父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一盘豆腐就敢卖两千,这不是抢劫么?但李强实在没有和如此泼辣女子对峙的经验,师父没有教过,书上也没有写啊!

“我……没有钱。”李强沮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