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朝天无弹窗广告阅读_一剑朝天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2 17:56:15 作者:cwlseo


少年小心的端坐在城头,脸上满是污渍,但是眼神却是无比的明亮,不时朝城外看去,微微喘着气,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还有点干,有点咸,手里拿着一柄卷刃的剑。

少年抬头看了一下太阳,已经晌午了,外面好像终于消停下来了。

伸手从怀里拿出了小半个馒头,啃了一口,干涩的嘴唇,加上更干的馒头,着实是有点难以下咽。

探头朝四周望了一圈,想找找看哪里有水壶。

少年瞅准了一个地方,慢慢摸了过去。

用力推开了压在水壶上的人,原来是刘阿大,心里默默念着,一路走好,小心的拿起水壶,稍微晃了一下,好像还有一小半,突然感觉手上粘糊糊的,结果发现手上都是血,一脸嫌弃在刘阿大的身上擦了一下。

小心翼翼地摸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开始就水啃馒头了,不时骂道:“这个小妮子,馒头做的越来越难吃了。”

咽下最后一口馒头,朝四周看了一圈,然后低下了头,暗叹了一口气,这是第几次了,又剩下他一个人了。

……

少年姓吕名安,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待了两年了。12岁那年,因为吴宁两国的战争,宁国各地开始大规模的征兵,刚好成为孤儿的吕安,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强行带走,算是补充人头。

好在吕安年纪小,刚刚到这里的那段时间,是作为一个火头军帮忙处理后勤。再后来,战况升级,宁国的士兵死的越来越多,死的越来越快。吕安就从一个火头军变成了一个守城军。

从第一次拿剑时的颤颤巍巍,再到后来,第一次上城头的九死一生,再到后来杀死第一个人时候的惊恐不安,一次又一次蜕变,一波又一波的死里逃生。

从最开始的贪生怕死,到现在的贪生怕死。已经过了两年了,现在吕安已经14岁了,要知道塞北城头一直被宁国将士号称百死一生,而吕安在上面待了这么久,也算是对得起他自己的名字,吕安,小心的生存着。

所有人都对他敬佩不已,每一次大战,宁国一直是守方,吴国将士的数量,质量都远远超过了宁国,可是自从吴国攻打到塞北这座城,吴国人两年时间愣是无法再进一步。

最接近成功的的一次,塞北城的城门都已经被撞开,而且整个城头都已站满了吴国人,唯一站着的宁国人就是吕安。

吕安一人硬生生堵住了通道,寸步不退。

一个少年,一身甲,一把剑,一杆枪,拦住了所有人,并且还强杀了20余人。

最后,宁国援军赶来,塞北城算是保住了。

那一次,所有人都对他动容,吴国主将得知这一幕,不惜发出一声感叹:“若宁人都如此,吾辈人难再进一步呀。”

当然那一次,吕安也是身受重伤,一只脚已经去见阎王爷了,最后还是被他硬生生撑了过来。

此后所有人都对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少年报以最敬佩的目光,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可以战到最后,可以一步不退?

吕安回答道:“因为我怕死。”

就这样,一个天生怕死的人,却成为了一个城头上的传奇。

塞北城主将胡勇胡将军尤其喜爱这个少年,有意收其为义子,结果被他拒绝了,理由是成为将军的义子,目标太大,好像容易死,我怕死,不要当。

就这样,一个在城头上待了两年的人,现在还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兵,不想升官的原因是,我怕死,可是却每次都战斗在最前线。

自此一句话流传开来:生死城破,易在城上。

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毅力,韧性,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从懵懂到杀戮,转折的竟然如此快速通畅。

所有人只能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还是一片灰蒙蒙的,吕安就睁开了眼。虽然刚刚打了一仗,而且大胡子也说战争要结束了,但是现在也不能放松,尤其是天将亮未亮的时候,是人精神最放松的时候,这时候也是偷袭的最好时机,这两年,没少吃这个亏,所以也算是尽该有的职责吧。

不过吕安每天在这个时间也就会醒了,然后就到城头站着,这个也已经成了吕安的习惯了。

今天也不例外,吕安看着身边躺着的苏沐,小心翼翼的起身生怕打扰到她睡觉。

谁知,吕安刚一动,苏沐就醒来了,揉了揉眼睛,也不看吕安一眼,迷迷糊糊起身就往城下走去,这个点该做早饭了。

吕安耸了耸肩,小声嘀咕了一下,每次自己不管多小心,都会把她吵醒,忒敏感了吧。

吕安站在城头,看着那些已经站了一夜的士兵,一个个都精神萎靡,都快站不住了,耷拉着,靠在城墙上,有几个都已经眯着眼睛睡着了,看起来有点松散,不过昨天才大战了一场,有些人已经好两天没合眼了,也就随他们去了。

自己默默的来到了昨天的位置,观察了一会城外,发现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的动静,寂静无声,只有火把烧焦的声音。

拿出了昨天晚上的水壶,对着地上倒了点水,默默低头,心中默念:“以水代酒,各位兄弟们,一路走好。”

此时,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吕安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是胡勇,隐约看着他两眼中充满了血丝,询问道:“昨天又是一晚上没合眼?”

胡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你可是真厉害,连续几天几夜没睡了,当心别猝死了,仗还没打完,我方主将先暴毙了,那我们都不知道找谁哭去,传到敌方耳中,他们可就乐开花了。”吕安没好气的说道。

吕安说了这话,按照以往,我们的胡将军最起码少说骂一顿吕安再说,指不定还会动手动脚,然而这一次胡将军竟然没有回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吕安觉得有点奇怪。

刚想开口问,胡勇说话了:“这仗应该是要打完了吧。”

“那是好事呀,结束之后,终于可以各回各家,大胡子你也可以回家见嫂子了。”吕安开口说道,顺便伸了个懒腰,不过还是对胡勇这话有点不以为然。

“也是这么一个说法。”胡勇说道。

“那你今天一副唉声叹气干什么?”吕安问道。

“两年时间下来,死了我大宁多少壮志青年,光光我这一座城,就已经倒下了32058个,多少家庭因此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除此之外,又耗费了我大宁多少的国力,多少百姓因为战争家破人亡,饿死的饿死,战死的战死,我想想就心痛呀。”胡勇说道。

吕安听到这话,也不好开口了。

面对所谓的死亡,这两年,他应该是体会最多了,上午还在和你打屁聊天,讲讲荤段子,结果下午,就看到他躺在冰冷的城头上,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自己,望着天,脸上还是一副惊恐的表情,一个个都印在吕安的心里,望着自己身边的人熟悉的面孔一个个的消失,然后又出现新的面孔,一次又一次,其实说实话,吕安心里都有点崩溃。

胡勇继续说道:“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大战,吴宁两国死伤超过数十万,短短三年,我们的国力倒退了十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到头来,却是为了他人做嫁衣。”

“嫁衣?”吕安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为什么要打这个仗吗?”胡勇问道。

“难道不是,吴国自诩兵强马壮,国力强盛,想要一鼓作气吞并我宁国吗?”吕安反问道。

胡勇指了指地上,吕安会意,两人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手一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