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杀皇帝最新章节列表_开局就杀皇帝TXT完整版下载

时间:2020-10-12 17:56:18 作者:cwlseo


“听说了没,公主要和徐府那呆子订下婚约。”上京街头面摊上两个大马金刀客光着膀子喝了口茶水聊的热火朝天。

“当真?”

“那可不,他老爹镇北侯估摸着今个下午就到上京了,皇帝老儿在御花园设宴订亲,这事都传疯了。”

“昨个在郊外,俺还瞅见公主和那庙里的和尚私会呢,怎么今个就要订亲?”

“皇帝老儿是她爹,天下都是她家还不是由着性子来,徐府那个呆子整日读书,估摸着现在还瞒在鼓中,就算知道了怕也是不敢言语。”

那汉子叹了一口气。

“直贼娘的,老子听着真是不得劲!”

“那镇北侯也是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怎么生了这么个瘪犊子玩意,连自家女人都管不住。”

“还世子殿下,俺看是软柿子还差不多!”

那汉子一拍木桌震得碗里的汤水飞溅,全落到了隔壁桌的食客身上。

“瞅俺做甚?”

那汉子瞪了一眼起身少年郎模样清俊,可身子板太单薄了些,一拳头下去,非得揍得他四仰八叉倒地不起,所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小子不才,正是好汉口中那个被绿了都敢怒不敢言的软柿子。”

徐闲面露笑容拱了拱手,拍在桌上三文钱,也不计较。

留下惊愕的两人,独自往人潮中走去。

……

公主府外,

三个偌大的金字牌匾,在阳光下耀耀生辉,晃得眼睛生疼,徐闲站在石梯上,伸手挡住着阳光,陷入了沉思。

自己不过地球一朝九晚五的普通人,本想着平平淡淡过完这了无波澜的一生,却没想到穿越了,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不过短短几天便走到了眼下的局面。

自家老爹镇守边关十余载,手下铁骑三十余万,屠城灭国的事也没少干,按理说也是个荤腥不忌的主。

大不了扯旗子造反,不受他娘的这窝囊气。

可偏偏这老爹不知道被那皇帝老儿灌了什么**药,死忠于这大庆朝廷。

往前朝堂上的奸臣一口一个莽夫,匹夫也就罢了,毕竟又不掉二两肉,朝堂诸公逞口舌之利算不得本事。

可如今这次借自己与公主订婚召自己那便宜老爹入京,还不知道那皇帝老儿打的什么算盘。

徐闲,徐闲,

多半那便宜老爹给自己取这个名字时就希望自己做个闲散侯爷。

还不如那许仙,能做个草莽英雄。

可如今倒好自己世子做不成,还要受那公主的鸟气,做那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实在晦气。

收回思绪,徐闲往前走去。

“公主有令,进出者需搜身,身无长物方可入内。”门口的禁军长刀出鞘,看向徐闲的目光很是轻蔑。

感受着刀身上森森寒意,徐闲的心沉了下来。

其余几个禁军同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禁军大多本就出自高门大户来军中镀金,自然对于这呆子很是看不上眼。

除了会投胎了些还有什么拿得出手?

何况陛下对这侯爷的态度比不得以往。

“有必要吗?”徐闲的声音有些发冷。

“即便是那镇北侯来了,也要卸下刀兵!”

“眼下是世子你与公主订婚的大日子,你更应该以身作则才是。”

那禁军头子步步紧逼,自己随行的一百多禁军是陛下赏给公主牌面,公主不喜此人,自己也没必要对他客气。

两个兵卒走上前来,在徐闲身上胡乱摸了几把,蹭了蹭手上的汗渍后这才放行,一袭白衣上几沓污渍很是显眼。

府中,

“徐世子,公主殿下外出了,还



春风街上,徐闲不疾不徐的走着。

那禁军头领看着少年洒脱的背影心沉到了谷底,院中那具公主近婢的尸体还是温热。

“大人,这如何向公主交代。”

身旁一个兵卒面露难色凑到耳边低声道。

“罢了,这件事情,先瞒着,宴会过后再说!”

“毕竟他爹镇北侯还未入京,陛下的心思还没有明了,我们这些人还是静观其变吧。”

那头领叹了一口气走回了府中收拾残局,手底下的禁军堵在了门口,防止有人出入走露了消息。

半个时辰后,

徐府,

府邸不大,比起其他侯爷来说甚至有些寒酸,老爹镇北侯立下了赫赫战功皇帝老儿也赏赐了不少东西,说是穷极奢靡也不足为过,自己这个质子倒也过得滋润。

可朝中这些年的风向变了,北边的蛮子被打疼了,打怕了,这镇北侯的作用小了。

可三十万铁骑的军马还在,朝堂上的衮衮诸公开始不乐意了,谁愿意自家卧榻之下睡着一头斑斓猛虎?

天天吹风,皇帝老儿也不愿意了,军费一削在削,甚至到了变卖家产的地步,朝中的风言风语更是没断过。

养寇自重这个道理徐闲都懂,可那便宜老爹偏偏一根筋,把边关打理干净了,也到了皇帝老儿卸磨杀驴的时候。

徐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坐在院子中,长刀放在石桌上,还有两壶上好的花雕摆在一旁,不时抿上一口。

唉,这便宜老爹给了自己一个死局!

今夜的宴会便是见分晓的时候。

自己父子二人的生死,一旦聚在了上京城,便全在皇帝老儿的手中。

可自己不愿意死啊,更不愿头顶着青青草原,窝囊躲在在公主府中。

系统是个好东西,可想要破局,却任重而道远,晚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自己哪里去刷这么多的惊叹值。

何况皇宫本就是龙潭虎穴,要是没几个绝顶高手在这个侠以武乱禁的世界,那皇帝老儿早就被人取走了项上人头。

徐闲脑海中一团乱麻,想要抽丝剥茧梳理一番,却不知从何谈起。

只要老爹不反,自己的下场好不到哪去。

“世子殿下,侯爷有些事情让我知会您一声。”就在徐闲思绪纷纷的时候一个老仆从一旁走出。

“讲。”

“今夜侯爷不会回府而是直接入宫,世子殿下的婚约是侯爷求来得,侯爷也知道那公主的性子,不过还请世子理解侯爷的苦心。”老仆的身形有些倚楼,说着说着竟是老泪纵横。

“老仆知道这些年世子吃了不少苦头……”老仆絮絮叨叨的说着。

“打住,今夜我爹做何打算!”徐闲挥手打断道。

“陛下的心思即便是老仆也能猜到几分,侯爷也做好了打算,北地的三十万铁骑作聘礼还与皇帝陛下。”老仆叹了一口气。

“三十万铁骑的聘礼,好大的手笔。”

“怕是皇帝老儿把所有闺女都打包卖了也值不起这个价的零头!”

就是可惜这三十万铁骑自己怕是连根鸡毛都捞不着。

“若是皇帝不依?”

徐闲目光冷了下来,天家无情,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侯爷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何况年轻时陛下和侯爷情同手足想必……”

“或许吧。”

徐闲轻叹一声,这种无力感还是真是难受。

这便宜老爹还真是死性不改!

别人坑爹,他偏偏坑儿子。

“时候不早了,赴宴了。”

徐闲猛灌了一口酒,孑然一身往皇宫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