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颂在线阅读_剑颂全文大结局阅读

时间:2020-10-12 17:56:40 作者:cwlseo


天与山,风与沙,壮阔的河如龙般在祁连山下蜿蜒流淌

程知远背着行囊,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看着那无尽巍峨的巨大山脉,不由得心潮澎湃,只想张开臂膀,拥抱高天。

他闭上眼,深吸口气道:

太阳的光芒照耀下来,那些山的阴暗面被映的更为深邃,看上去仿佛活了过来,如凛凛的上古天神,头顶青天,足踩大地,俯瞰着人间芸芸众生。

既然要来祁连山,那么对于这“河西走廊”与“丝绸古路”的一些知识,尤其是对于某个“美丽传说”要做些功课。

祁连一词,古意为天。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

“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而复野。”

这是周穆王驾八骏过黄帝宫,会见西王母之后,双方所留下的赠言,互相表达彼此间的倾慕之情,其中满满的都是古代人独有的浪漫哲学。

虽然这对于二十四岁还是单身狗的程知远来说,是不折不扣的一个暴击。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遇到这种浪漫的爱情?

程知远的双眼忽然变成死鱼状态,暗道这恐怕是遥遥无期了。

“喂,兄弟,你这两句,说的是周穆王会见西王母吧?”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程知远转头,映入眼中的,是个和自己相差仿佛的俊秀男人。

裹得挺严实的一个家伙,背上负着一个斗大的包裹,腰上挎着两个军用水壶,他头上戴着针织帽,脖颈上挂着围巾,戴着厚厚的太阳镜,虽然露出了完整的脸孔,可这打扮,要是放到内地,其实会被别人调笑像是抢劫犯一样。

程知远当然不会说自己其实是比较关心爱情故事才看的,自然改口,道:

“只是看过一点,但我觉得很有意思,古老的哲学观和世界观,对于现代的人事实上也有很大的启发。”

此人点了点头,而后忽然咧嘴一笑:

“多看看这些书确实有好处,不过啊,其实周穆王会见西王母的故事,半真半假,列子之书中说,他去见西王母,最开始的原因是被幻化人所蛊惑。”

程知远一愣:“幻化人?”

他点头:“是的,幻化人,《列子》中并没有记载此人的名字,只知他是极西之方来客。”

“那个幻化人让周穆王看到了钧天,清微等天帝居住的帝乡宫阙,于是周穆王认为自己的国家太小了,四周的宫楼如同土台,所以他就不顾大臣的劝阻,放弃了国事而向着西天进发。”

“他到了黄帝的宫殿,又来到了西王母的瑶池,最后看见太阳入虞渊,一天行走了一万里,他才清静,自嘲道:‘我不修道德而只知道享乐,后世人必然会谴责我的罪过’,如此方才回去。”

这人笑起来,道:“看来,其实周穆王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在做梦,庄子说过,我梦蝴蝶,蝴蝶梦我,是人还是蝴蝶呢?”

程知远来了点兴趣:“认识一下,我叫程知远,你呢?”

这人笑了下:“李太衣,衣衫的衣,不是一二的一。”

两个人互相通过姓名,又继续刚才的话题聊起来。

程知远道:“我认为,周穆王去西王母国应该也是到了的,但是并没有说的那么神奇,现实中,那不过是一个高原部落而已,但在列子故事中,里面最关键的就是那个幻化人?所以他是谁?”

李太衣摇摇头,叹道:“是谁呢?我也不知道,估计等时光机器出来之后,去问列御寇才会知道吧!因为列子就是随意写的一个人啊!哈哈哈,所谓浮生若梦,蝶梦蝶舞,列御寇上承老子下接庄周,而庄周和列御寇的书,大部分都带有警示世人和帝王的寓言之



迷茫褪去,剩下的,就是恍然与清醒。

如云散雨收。

有尊黑影在落日下显得格外狭长,一闪而逝。

程知远依靠在一株长满金色叶子的歪脖老树下,耳中仿佛还有马蹄的踏踏声残留。

但这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那辆马车已经消失了,当时,金铜的车猛然一个斜倒,直接把自己从里面甩了出来。

然后就一个跟斗摔在这株有金叶歪脖老树下的石头上,跌的头破血流。

歪脖老树看上去像是柏树,而那块石头,看上去和一柄剑似的,不过要厚的多,放在以前,这石头长得这么别致,程知远说不得就把这东西拿回家腌咸菜了。

好吧,他承认,如果说腌菜,这玩意或许有点轻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程知远的脑袋上,有一块是血肉模糊,细小的血水流在脸上,停顿,后继无力,又过数息,变成烙印般的血痕。

是的,当初李太衣的鬼话应验了,程知远不是蠢货,遇到了这种事情,自然明白是被那个人坑了。

他手里那八十年代典藏版的庄子,有着大问题。

而那个家伙,最后走时候对自己说的,一路顺风恐怕指的就是那匹白骨骏马和被拉着的那辆金铜战车吧。

“这是被坑了”

明显是来到了一个荒郊野外似的地方,程知远捂着脑袋,忍着痛楚,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没有看到明显的村落,这里似乎是荒原般的地方,远方见不到山,或许是因为那些地段是起伏的丘陵?

这只是一个猜测,现在程知远明白,自己需要的是冷静。

此时,天阙上挂着的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在程知远的注视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沉入了天的彼方,仿佛失去了固定它的东西,迅速坠落在世界的尽头。

黑暗席卷了上来,瞬间盖住了天幕。

天上有层云聚集?

白天的时候还是晴空,可晚上,为何见不到星辰?

这是反常且诡异的。

程知远没有吃食,一切的行囊以及东西都没有跟着过来,只有那个手表还戴在腕上。

阴暗诡谲的风轻轻吹动,在荒原上,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暗影下蠢蠢欲动。

滴答的声音,在平常根本不会去注意,但此时,在这荒凉的原野上,在大树下,却听得格外清晰,并且还带着一种大恐怖。

就像是自己人生的倒计时一般。

程知远感觉有些口渴,四周的黑暗仿佛更加深邃了一些,而有一道光芒在黑夜中一闪而逝

等等,光芒?

这四面八方,连个村子都没有,星辰更是看不见,哪里来的光?

程知远猛然一个激灵,之前浑噩困倦的感觉瞬间消失无踪,余下的,只有如芒在背的恐惧感。

“据说,荒原上是有狼的,它们有的时候会在夜晚出来觅食,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兽”

那光的源头,不会是它们的眼睛吧?

慌乱的抓了下四周,程知远突然发现,这个地方,能当武器的,除了歪脖老树的树枝外,就只有身边这个给自己开瓢的腌菜石头可以用了。

好吧,树枝估计两下就给打断了,还不如用石头呢。

程知远同样想到了钻木取火,或者打石迸火星,但是显然,黑暗中的某个东西,并不想要给他升火照明的时间。

悉悉索索,嗡嗡作响,魑魅魍魉。

那光再度出现了,但这一次,却是狭长的。

那并不是什么生灵的眼睛。

一种关乎到生命危险的可怕感觉窜上心头,程知远顾不得脑门还隐隐作痛,立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