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无弹窗广告阅读_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2 17:56:44 作者:cwlseo


年前,原本河清海晏的大好江山突发暴乱,昆仑山弟子青姿突然怨化为鬼王,在人界肆意屠杀,横行无阻,所过之处皆血流成河。

一场长达年的鬼王暴政令天下百姓与修士苦不堪言,各地纷纷暴起想要将鬼王青姿推下高坛挫骨扬灰。然而青姿生前便修为颇高,成为鬼王之后更是无人能敌,一次次地起义皆被镇压下去,徒留一个个血的教训。

死亡谷内,一座气势恢宏,精美绝伦的宫殿屹立在那里,从红墙碧瓦上透亮发光的釉色可以看出来这座宫殿建成不久,在一盏盏绿油油的尸油冥灯下显得尤为阴森恐怖,令人胆寒。

宫殿内,青姿正雍容懒散的斜倚在红木贵妃坐榻之上,眉眼低垂,神情恹恹,好似对什么都提不起兴。

殿下左右各恭敬地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仆从,是鬼非人。他们脸上涂抹着重彩,乌黑的眼圈,桃色的腮红,浸着血色的大红嘴唇,看起来既瘆人又喜感。

两只鬼仆两平举在前,弯处皆挂着一盏燃烧着幽幽绿火的尸油冥灯,都端着一只托盘,其上插着炷香,燃烧出来的烟雾正丝丝缕缕地飘向高坐上的青姿,尽数钻进她的鼻孔。

似是感应到什么,她抬起没有半点精气神的脑袋,幽幽地扫了一眼鬼仆的沉香,已经烧成了两短一长。

青姿唇角微掀,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鬼仆自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战战兢兢地跪下,伏地磕头告饶:“是奴才的失误,主人饶命!”

青姿懒懒地摆了摆,声音死气沉沉地开口:“起来吧!”

而后她转了转空洞无神的眼珠又开口道:“有悲,无喜,你们俩跟了我多久了?”

有悲是男鬼仆,无喜是女鬼仆。

二鬼恭敬地回了一句:“回主人,奴才在您身边足足年了!”

“回主人,奴婢伺候您两年半了!”

青姿听完扫了一眼殿外淡绿的景色,叹息了一声:“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竟过去了年了!”

两鬼知道自己的主人喜怒无常,此时更摸不准她的情绪,因此都不敢说话。

她又问了一句:“之前从人界抓回来的那名厨娘还活着吗?”

有悲回道:“禀主人,没有您的命令,那名厨娘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青姿闻言终于有了一点精神,嘴角也带上了丝丝愉悦,“让她煮一碗香辣臊子面,一碗灵米粥再加一碟菊芯梅花糕,要快!”

“是!”

化神之巅,一名容貌俊美无俦的男子正紧抿着唇瓣目光沉沉地盯远方山谷内闪着绿光的幽暗之处。身上一袭天山雪锦织成的广袍逶迤在地,衣摆处一道墨痕由深至浅,从下往上晕染开来,层次不清,衣衫背部印绣了一片梅花散瓣。

在他身后,穿着各色服饰的众人皆满含希翼地看着他。

一名穿着淡蓝色水衫的男子用着讨好的语气看着他开口:“辞宗师,我们实在没了法子,那青姿简直就是欺人太甚,竟要我们献祭她五千修士,否则就要屠我满门!年之间大小战争数十次,战死的修士更是不计其数,如今世上还存在的修士总得加起来也不过十万,加入宗门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上哪去给她找五千修士送去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穿着金色旭日长袍的肥胖男子也急急开口,不过话语之带着满满的怨气。

“我们也收到了这种无礼的要求,一个宗门五千,五个宗门就是两万五,她倒是好大的口气!我看她就是想要寻开战将我们一网打尽才是!她曾经可是你的徒弟,辞宗师难道不管管吗?!”

其余宗门见他如此言语一个个面色大变,看向辞月华的目光透着小心翼翼,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激怒对方,忙将他给拉到后面去。

披着金纹袈裟,杵着



“幽魂渺渺,何方来兮?幽魂袅袅,何处归焉?故人之魂,散若零尘。归去来兮,虽死还生!”

缥缈的仿若虚无的声音不停在黑暗循环,刺激的青姿的脑袋嗡嗡作响,扰的她头疼欲裂,青筋直跳。

“谁在那里吵闹?给本尊闭嘴!”

吼出这句话之后,她瞬间清醒过来,自己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怎么还能说话?

倏地睁开眼睛,金梁白瓦出现在眼睛上方,她又扭头看了看,一张长长的大通铺竖在自己眼前,这场景竟是陌生带着丝丝的熟悉。

“噗呲!”不知道是谁笑了一声,而后便是一片秘密私语。

青姿猛然转过头看向声源处,她的眼神带着惯有的锐利与威严,什么人竟敢在她面前窃窃私语,怕是不想活了!

然而入眼的却是让她一愣,在她的床边此刻正围了好几名身着普通白衫弟子服的男子,他们无一不用着嘲讽不屑与鄙夷的目光看着她。

仿佛她是卑微低贱入尘埃里的一只蚂蚁。

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啊,不正是她最初拜师被拒后因为坚持不肯放弃被一场雨浇透生病在床时醒来看到的画面吗?

他们的神情她记得清清楚楚,一丝一毫都不曾忘记。

可是她不是在成为鬼王之后将他们一一虐杀了吗?

怎么还会在这里?

难不成是因为老天看她作恶多端在她灰飞烟灭之后还要将她送到这些鬼魂面前让他们报仇?

那可真是……

“切,还本尊呢,多自傲的称谓,自视甚高过头了吧,怪不得拜师都被拒绝了还死皮赖脸地死抓着人家不放,想出头想疯了吧!”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一眼看过去,正是从前与她最不对盘的那个男人,聂蛟。

也是个好名字,这男人死在自己上之后,他的鬼魂也依旧在自己的身边待着,别的什么也不干,就是每天都要给她捏脚,那时候的他可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唉,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呢!

另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些迫不及待,“唉,还管他做什么?你们别忘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拜师大会了,今天若还是找不到师父就得乖乖的滚回山下去了。我们可是好不容易爬上来的,可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滚下去,就算是做个杂务弟子我也不要下去。”

听到他这么说,那些弟子纷纷叫了起来,匆匆忙忙的蜂拥着离开了卧室。

而躺在床上的青姿此刻却是神情呆滞的,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拜师大会的最后一天?他们不是鬼魂吗?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灵一动,颤巍巍地坐起身子下到地上,一颗心像是悬在油锅上一般来到了自己的那面水晶镜前。

镜出现了一个小男孩,长得十分清秀,眉目间隐隐展露风华,带给人一种熟悉感。

就像……对了,就像寺庙里的观音菩萨!

扎着一个丸子头,小脸虽然因为营养不良而面黄肌瘦,但是却带着只有活人才有的灵动与活力,她的脸上充满了稚嫩的青涩,是她阔别了八年之久的宝贵容颜!

她这是……重生了?

她……重生了!

可是,是谁施展的时空穿梭将她送回来的?

不对啊,她如今的身体是小时候的没错,可是她的记忆是之后的,而且她的魂魄已经粉碎,怎么还能还魂重生到这个时候?!

算了,不想了,如今她重生了,那是不是说明她可以改写她悲惨的结局?

是不是可以杜绝以后每一件凄惨事件的发生,避开让自己一步步沦落的陷阱呢?

想到这里,她原本木然无的脸上又出现了久违的希望之光。

对,